跳至主內容

从咖啡杯种出一朵朵花

从咖啡杯种出一朵朵花
从咖啡杯种出一朵朵花
从咖啡杯种出一朵朵花

保良局夏利莱博士伉俪综合复康中心职业康复导师梁海俊

不少人工作忙碌,处理份内事已花上大部份心力时间,或许难以再花心思於工作上。   但负责协助弱能人士投入职场的职业康复导师梁海俊(梁Sir)不认同,工作内,他不惜花数月费唇舌,只为教导学员何谓有礼貌;工作外,他跑到老远上咖啡课程,只为熟习职场运作,好让学员更易掌握其教学。梁Sir说,「这里不止是一份工⋯⋯教学员好像种花,埋下种子,等待发芽,时间可能漫长,但终有一天看到,那种开心,非笔墨形容」。   27岁的梁Sir是保良局夏利莱博士伉俪综合复康中心的职业康复导师,约在三年前起接手中心内的咖啡阁,为不同程度的弱能学员提供实习机会,学习一般咖啡店及小卖部的销售工作和技巧。   咖啡阁起初只是如小卖部一样,卖汽水、零食、罐装咖啡,没有烧卖、鱼蛋等熟食。但梁Sir认为,职场工作没这样简单,便利店有蒸炉卖小吃,咖啡店最少也有咖啡机,遂与上司商量,引入相近的设备。他说,「部分学员在宿舍生活,对社会事物感疏离和陌生,设备贴近生活,希望增强他们与社会的联系」。   虽曾在大型连锁快餐店任兼职,但梁Sir仍自觉不熟悉咖啡店流程,故自行报读咖啡课程,每星期在葵芳的小山腰下班后,就跑到新蒲岗的工厦上课,上足3个月。由起初不懂分辨咖啡豆,到后来懂得各类咖啡的水和奶比例,梁Sir甚至可以为咖啡拉花。   努力装备自己,梁Sir希望能为学员显出示范作用。他说,咖啡课程中导师是看示范,再让他们尝试,故用同样方式指导学员,并加以鼓励。   轻度智障学员郑伟新(阿新)2、3年前初来实习时,性格内向,未明白如要对客人「有礼」的抽象概念,梁Sir解释,因「有礼」包含说话语气、面部表情等,故他每次招呼客人时,都以身作则,细致如「收你几钱、找你几钱、多谢」,他都会坚持讲。谈起阿新现时已可处理卖咖啡的流程,早前更成功亲手为家人冲咖啡,本因受访而紧张的梁Sir都展露欢颜。   硬件以外,梁Sir更关心学员心态。以往有学员抗拒与他人沟通,非常不喜欢和他谈话,即使他关心学员为何戴口罩,该学员都是只回一句:「唔关你事!」但随他坚持每日关心学员,半年后该学员最终变成「开笼雀」,经常主动与他分享日常所见所闻。   面对各学员不同情况,梁sir付出更多耐性,甚至带点长气,像「干净」、「落场」的概念,只要学员不明白,他都会不厌其烦地再三讲解。梁Sir说,「学员们不理睬他,其实很面懵,但只要是真诚关心学员,他们都会感受到。这里不止是一份工,不是8时45分打卡,5时33分就可以说拜拜⋯⋯教学员好像种花,埋下种子,等待发芽,时间可能漫长,但终有一天看到,那种开心,非笔墨形容」 。  

了解更多

记住每一个面孔 守护每一段缘份

记住每一个面孔 守护每一段缘份
记住每一个面孔 守护每一段缘份
记住每一个面孔 守护每一段缘份

保良局总部门警卢俊文

岗亭里有冷气、有座位,他却总是走出来。在保良局总部进出的人,不论男女老幼,都获门警卢俊文(Michael)热切欢迎。早、中、夜更的忙碌工作,都没能框住他的热情;上班前后,Michael每星期好几天都在总部担任义工,协助照料幼童。看守总部是职责,守护孩子是他的初心。   不一样的警卫工作 6年前打算开展半退休生活的Michael,在朋友介绍下成为保良局门警团队一员。原以为当门警尚算轻松的他,入职后才发现这份工作不简单。保良局总部除了办公室,还有向公众开放的历史博物馆、上下课时间甚为繁忙的幼稚园、安顿孩子的家舍和婴儿组。既要应付出入车辆的安排,亦要留意学童安全;要小心核实进出人士身份,亦要欢迎公众参观博物馆。 「阿女,返嚟喇?」面对每日以千计的人流,除了随机应变,最稳扎稳打的方法就是认住常见的面孔。不论同事、老师、家长、小朋友,Michael总会逐一打招呼,情况许可更会寒暄一番。新同事入职,他亦会主动认识,「喺个脑入面登记佢个样」。   总有享受的理由:「见到小朋友就开心」 令人讶异的除了Michael的记忆力,还有他敏锐的观察力。哪些小朋友喜欢在水池看蝌蚪,哪几个孩子升上小学后变得牙尖嘴利,他都一清二楚。大概因为察觉到Michael的细心和爱心,在保良局工作约两年后,社工便介绍他成为义工。享受与小朋友相处的Michael当然一口答应。   起初Michael只是在活动前后布置还原场地,后来便正式登记成为婴儿组义工,协助照顾家庭有困难的幼童。为手抱婴儿喂奶、与蹒跚学步的幼童玩耍、节日带孩子外出游玩,无论所照顾的小朋友是哪个年龄、哪种个性,Michael都甘之如饴。「返完日更,4点钟就啱啱好去喂饭仔!」工作9小时后,一想起与小朋友见面,Michael就不觉疲累。   婴儿组的孩子由初生至3岁不等,因家庭困难经社会福利署转介送到保良局。当家庭环境好转,小朋友便可以回家,与原生家庭重聚。相处了一段时间,突然不再见到某个孩子,Michael也曾感到失落:「每个小朋友情况都唔同,到佢哋可以返屋企嘅时候,真系会戥佢哋开心,但系又难舍难离。」   人来人往,每一段都是缘份 6年间,Michael见证了不少家舍孩子长大成人;已离开家舍的,却总有回来的人,有的当义工,有的成为社工。看见孩子回馈照顾他们的机构,Michael份外欣慰。相信相识就是缘份的他,在岗亭内外留意着来往的每个人,目光不止於责任,更在对每个人的关心。

了解更多

寻回「食」的期望 - 癸未年乐颐居郑伯伯

寻回「食」的期望 - 癸未年乐颐居郑伯伯
寻回「食」的期望 - 癸未年乐颐居郑伯伯
寻回「食」的期望 - 癸未年乐颐居郑伯伯

「原来糊餐可以咁靓,没想到糊餐可变成兔仔,又有咁靓的花花!我细个时都有整过兔仔灯笼⋯」

民以食为天,居住在院舍的长者,食在他们心中更占有一定的份量。随著年纪的增长,长者的咀嚼或吞咽能力也有所下降,由以往进食正常餐,转为食用碎餐、蓉餐、甚至糊餐。由於不是所有食材都能转化成碎餐、蓉餐或糊餐,令餐膳的种类缺乏,而卖相也倾向单一,长者对食的兴趣大为减低,不能享受真正的美食。 郑伯伯今年89岁,已食用糊餐超过1年半,进食对於郑伯伯来说只是一件恒常事,而他也明白基於自己身体的状况,对食物的要求也不能太高,从此渐渐失去对食的期望。为了令郑伯伯重拾对食的期望,保良局推出「回味」流心软餐,搅拌食物后加入增稠粉,令食物能以不同的造型展现眼前,同时不失食物的原味道及营养,让需要进食蓉餐或糊餐的长者有多一个选择。 在早前的中秋节,院舍特意制作流心软餐,以「兔仔」及「花」的形状吸引长者,提升长者对食的兴趣。平日沉默寡言的郑伯伯,见到「回味」流心软餐,变得健谈起来,并展露灿烂笑容,表情略有所思,相信一定勾起他很多快乐的回忆。享用食物时,郑伯伯更笑说∶「原来糊餐可以咁靓,没想到糊餐可变成兔仔,又有咁靓的花花!我细个时都有整过兔仔灯笼⋯」而日常要别人提示才进食的他,今次竟然主动地一口接著一口,津津有味地享受著美食,屡次大赞「好味」,最后更笑说未知下一次是什么造型呢! 食物不单是追求味觉上享受,视觉上同样重要,希望「回味」流心软餐,让吞咽困难的长者寻回食的期望!

了解更多

护理员值得大家尊重-保良局郭罗桂珍护老院护理员Apple

护理员值得大家尊重-保良局郭罗桂珍护老院护理员Apple
护理员值得大家尊重-保良局郭罗桂珍护老院护理员Apple
护理员值得大家尊重-保良局郭罗桂珍护老院护理员Apple

护理员唔系只识得换片、冲凉

「护理员唔系只识得换片、冲凉,护理员值得大家尊重」-保良局郭罗桂珍护老院护理员Apple。   工作量大、受气、肮脏、轮班工作……不少人认为安老院护理员工作辛苦,亦「看不起」护理员工作,不愿意入行。从事长者服务已经18 年的梁诗萍A p ple 却笑著说∶「照顾长者系辛苦㗎,但系如果我辛苦可以令到老人家开心,咁就系值得。将心比心去做,这刻长者嘅感受就系你将来嘅感受。」   早上七时,一般办公室上班族可能正刚刚起床。Apple已换好一身制服,回到院舍开始一天的工作∶协助长者起床、清洁、准备早餐;然后转眼已是早上八时半了,Apple 与其他护理员一齐协助长者洗澡、安排认知障碍训练小组或进行香薰按摩。到了约11 时,便是长者的午餐时间,护理员们一边喂老友记进食、一边与他们聊天「尽诉心中情」,团队然后协助各位老友记午睡过后,Apple 休息进膳,随后便是与下一更同事进行交更简报、巡房……   忙碌过后,Apple 坐下来与小编娓娓道来她担任护理员的经历∶「以前妈妈不认同我(做护理员),公众对护理员嘅印象就系(帮长者)换片、冲凉,大家唔系以正面嘅态度睇我地嘅工作。但其实长者有事或者系最危险嘅一刻,通常护理员系第一个发现,例如可能护理员会喺帮长者换片时发现长者手脚无力,可能系院友突然病发嘅先兆。」   经过10 多年的努力,Apple 凭著她专业、细心和认真的工作态度,渐渐得到长者院友、家属的认同,和长者像朋友一样相处,有家属在长者离世后,邀请Apple 为长者撰写礼文及出席安息礼拜。   Apple 笑言,现在她的工作已得到家人朋友的认同∶「家人或朋友有长者要入住安老院,佢哋自自然然会问我意见。我最开心系见到老人家笑,佢哋笑一下好过我笑十下,我宁愿辛苦啲,希望可以令老人家喺佢地人生最后阶段过得更美好。」   除了身边人的认同,Apple 更加希望透过自身的经历,向公众传达∶「护理员值得大家尊重」。  

了解更多

「我同仔仔讲,人生无咁顺⋯⋯但系都要坚持落去,虽然有波折,但总会过去。」

「我同仔仔讲,人生无咁顺⋯⋯但系都要坚持落去,虽然有波折,但总会过去。」
「我同仔仔讲,人生无咁顺⋯⋯但系都要坚持落去,虽然有波折,但总会过去。」
「我同仔仔讲,人生无咁顺⋯⋯但系都要坚持落去,虽然有波折,但总会过去。」

食物援助计划受助妈妈阿平

每日在菜档做兼职、接子放学,母子两人携手回家,吃一顿家常便饭,是申丽平(阿平)最简单的幸福。不过,儿子耀扬约在半年前,右脚股骨突然移位,需要套上支架长期卧床。 相依为命的两母子生活大乱,10 岁大的儿子顿成婴儿,洗澡、如厕都要照顾;阿平难以离家工作,柴、米、油、盐、房租等金钱压力涌至,她都会偷偷躲起来哭。但擦干眼泪后,就继续上路,四出寻求帮助。她说:「做阿妈系咁㗎啦,坚持!如果唔系我个仔点算!」 五年级的耀扬与其他小孩无异,好玩好动,最爱打篮球。去年11 月,耀扬右脚膝盖疼痛,阿平起初以为只是儿子太好动致肌肉酸痛,带他去看铁打。但他其后膝盖肿胀,无法走路,一到急症室就要立即留院。原来儿子患上罕见儿童疾病「股骨头缺血性坏死」(PerthesDisease);阿平忆述,当时已心知不妙,「医生话佢右边股骨移位,仲有骨枯,要做大手术」。   担心儿子未必能承受手术,阿平一边听医生解释,已一边泪流满脸。可幸是,手术前仍有一线转机,假若耀扬带上支架后,稳定到股骨位置,能够靠骨头增生,移正股骨,未必需要做手术。为了让儿子有机会逃过手术,阿平将耀扬接回家照顾。塑胶制支架套著耀扬的腰部至大腿,转身都有难度,更莫说要自理。阿平说:「真系当佢BB 咁,抱佢起身,推佢冲凉、去厕所。」   原在菜档的兼职因而放弃,阿平已是「手停口停」,房租限期将至,本坚持自力更生的她要申请综缓,每次到元朗市中心交文件,都不能留下耀扬一人在家,只好推著儿子上轮椅,挤上轻铁綫,其间更要担心耀扬的右脚受碰撞而移位。四周的压力令阿平难以入睡,亦常常流泪,但为免影响儿子心情,亦只得偷偷地哭。   综缓审批期需时,其间阿平四处打探不同的经济缓助,最终认识到保良局辖下,服务元朗和天水围区的「天朗膳粮坊」的短期食物援助计划。阿平说,一致电已有即时回应,社工得悉她不便外出,就派人家访,「一见到吴姑娘已唔识讲嘢⋯⋯ 觉得好温暖」。   食物援助最长为期8 星期,派发干粮如米、面、饼干、超级市场现金券等。计划因应阿平特别需要,提供上门派餐服务。一包饼干已令耀扬很高兴,阿平说,儿子拿著饼干不放呢。   透过食物援助计划,阿平渡过了综缓审批期,儿子卧床半年后,情况已大大改善,可望未来可拆除支架。耀扬学业因病而暂停,他时有担心,但阿平勉励他,照顾好身体,不怕没将来,「我同仔仔讲,人生无咁顺⋯⋯ 但系都要坚持落去,虽然有波折,但总会过去。」 天朗膳粮坊 查询电话∶ 2658 1511

了解更多

车厢以外 享受多重角色身份

车厢以外 享受多重角色身份
车厢以外 享受多重角色身份
车厢以外 享受多重角色身份

保良局周鸿标老人日间护理中心车长罗永瑞

工作框框以内,罗永瑞是长者中心的小巴车长。他尽责、守时,每天安全接载长者来往中心及住所。   跨出工作框框,他早已把这个工作了16年的地方视为自己的第二个家,结合自己的兴趣与专长,在工余时自我增值,锻炼出多重身份,他既是中心的「开心果车长」、也是中心的「维修大师傅」,也是「道具大王」,亦是「养鱼达人」,为的只是希望他的另一个家变得更温馨∶「为自己屋企做事,令家人高兴,不会觉得累不会辛苦。」 开心果车长 罗永瑞任职保良局周鸿标老人日间护理中心的车长,今年已经踏入第16个年头。   罗永瑞没有将小巴车长当成是庸庸碌碌的平凡工作,在他眼中,中心的小巴不只是方便长者往返中心的接载工具,更是可带给长者欢乐的相处空间,「路上塞车可能会令人不耐烦,但亦可以系一个同老友记加深认识的机会,讲下笑话、趣闻氹佢哋开心。」和蔼可亲、笑容满面、充满朝气的罗永瑞,让中心每位老友记倍感亲切可靠。   维修『大师傅』 做好车长本份,罗永瑞亦跳出工作框框,希望让中心――他的第二个「家」变得更好。他会在工余时间看书、上网累积维修知识,协助中心一些简单维修工作――换光管、修理水龙头等「小儿科」问题固然难不到他,甚至去水渠淤塞、墙身渗漏、车辆保养等较复杂的他也能应付自如。   道具大王 每逢中心举办各类型活动,也不难发现罗永瑞的身影,摊位游戏用具、抽奖活动轮盘等道具、储存架等家俱,甚至是认知障碍症长者鞋上的磁性鞋钉,部分也是自他的一双巧手,「中心10多年前开始招收有认知障碍症嘅长者会员,佢哋可能有游走行为,安装咗磁性鞋钉,配合中心大门嘅防游走警报器,可以大大减少佢哋自行离开中心而走失嘅风险。」   养鱼达人 要预防认知障碍症长者游走,除了硬件配合,留住长者的「心」也很重要,中心经理及主任与罗永瑞於是构想,在中心摆放一个大鱼缸,养一些鲜艳的热带鱼。罗永瑞自发积极搜寻资料、报价、购买摆设、学习养鱼及种水草的知识及技巧,边学边做,渐渐成为中心的「养鱼达人」,转眼间已养了好几代鱼儿。罗永瑞会经常与一众长者分享鱼儿的出生和成长故事,色彩斑斓的大鱼缸吸引不少认知障碍症长者驻足赏鱼及协助喂食,游走行为大大减少。   长者的笑颜,是罗永瑞最大的满足感与成功感,也是他跨出工作框框外看到最美丽的风景。  

了解更多

特殊孩子妈妈的分享

特殊孩子妈妈的分享
特殊孩子妈妈的分享
特殊孩子妈妈的分享

「你个仔系咪傻架?」有哪个母亲听到不心痛?

母亲背起孩子,所担起的除了孩子重量,更有别人目光、家人想法、长辈意见、同侪压力、自我质疑、对孩子期望,那重量有时令妈妈也忘记了自己。   特殊孩子妈妈情况更甚。   五岁的梓谦有自闭倾向,梓谦妈妈在照顾孩子时像变了另一个人。 「我会乜都闹左先,好想佢快d跟上进度,好想佢快d肯听从指令。」 怒气背后,是压力,是无助,是担心。 「好想儿子由主流教育转到特殊幼儿中心,呢个系对佢最好安排,长辈却反对。喺公众地方,因为儿子唔听话,外人常时报以奇怪目光,最难听系听到人讲『你个仔系咪傻架?』令我自信心好低落。」   自闭症孩子不善表达情感,因此社交能力亦较弱。在管教上,父母很想改善,却有时适得其反,变成了压力的源头,关系的破口。   一年多前,梓谦开始在保良局曹金霖幼儿学习中心受训,梓谦妈妈亦在社工及临床心理学家的帮助下,了解如何管教特殊孩子。   中心强调建立孩子自信,鼓励梓谦做小班长;治疗师亦作出针对性介入,以梓谦喜欢的英文作切入点,开始训练。起初梓谦在上堂时仍不时有打人的行为,经过一年多的训练后,行为及自我管理能力亦大大改进。   至於梓谦妈妈,亦在过程中重新认识自己,掌握母子关系的真谛。   「我唔可以将别人标准挂喺自己儿子身上,以前嘅我,一心想儿子进步,却无理会自己都应该要进步,过份要求孩子其实系无用嘅。社工同埋临床心理学家令我了解到,我疏忽左自己做家长嘅应有态度。我好想多谢卢经理、社工马姑娘、临床心理学家吴生,喺我最困难嘅时候陪住我成长!」   曹金霖幼儿学习中心卢頴经理表示:「我好欣赏梓谦妈妈好努力去学习,亦都好重视同梓谦嘅关系。喺帮助特殊孩子嘅同时,我哋更加需要系陪伴家长去面对,因为一方面家长扮演好重要嘅角色,佢哋嘅积极参与、正面接纳小朋友嘅态度,对改善孩子情况带来事半功倍,另一方面,家长往往系最受压果个,我哋必须要有专业支援。」   表达能力、情绪控制的改善,令梓谦在最新一次评估只是轻度,更令梓谦妈妈感到欣慰是,他与儿子关系的改善,「儿子常时会走来叫我一齐玩车车,又要我抱抱。」当问到有什么说话想跟梓谦说,妈妈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说:「梓谦多谢你陪住我,我哋一齐努力,你嘅出现,令我知道妈妈有好多野都要学习,多谢你俾机会我学习做一个好妈妈!」   世上最难担任的岗位,就是父母,然而,却只能边做边学,梓谦妈妈回顾自己与孩子的改变,很想勉励同路人:「你开心,孩子就会开心架!所以,尽量自己开心一点,放松一点,孩子系会俾你嘅欣赏打动架!」   泪水养大孩儿,在此向每一位妈妈,送上最真挚的祝福及感谢。

了解更多

跃动・奇迹

跃动・奇迹
跃动・奇迹
跃动・奇迹

难以想像她患有罕见疾病导致发展迟缓,数年前,甚至连站立亦有困难。

年纪小小的巫芷岚 (岚岚) 活泼好动,在赛场上跑跑跳跳。难以想像她患有罕见疾病导致发展迟缓,数年前,甚至连站立亦有困难。   岚岚2014年转介至保良局元朗幼儿学习天地,当时约3岁的她仍未能站立、走路,加上口肌问题影响而不懂得笑。中心团队同事一直充满爱心及耐心,为岚岚安排各种训练,中心的物理治疗师首年目标便是加强岚岚的大肌能力,例如安排她在木箱凳上练习坐立平衡。经过多番努力,她由最初站立不稳,至入学半年后,成功踏出第一步。妈妈形容当时难以置信,曾经担心囡囡长大后需要以轮椅代步,从未想过这个担忧可一下子消散了。最终岚岚甚至可踏上舞台表演跳舞,并代表毕业生致词。   看到岚岚慢慢地成长,妈妈感触良多,特别制作一本相集送给中心的同事,描述过去4年间岚岚遇到的鼓励及支持,亦感谢中心同事让岚岚度过一个愉快且充实的幼儿生活,成为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女孩。  

了解更多

家舍男家长 - 张家辉

家舍男家长 - 张家辉
家舍男家长 - 张家辉
家舍男家长 - 张家辉

见到孩子可以好好成长,是我工作的意义

25岁,正值青春年华,有人在为事业打拼,有人准备组织家庭。而25岁的张家辉,已成为14个男孩的「爸爸」。这位张家辉,并非大家在萤幕看见的那位。人称张SIR的他是社工系硕士生,亦是保良局儿童组院舍的「家长」,需定期照顾14个「儿子」。   由张SIR负责照顾的「和平家」共有14个6-18岁的男孩,张SIR每天会以「爸爸」的身分叫儿子起床上学、梳洗、食早餐、收拾碗筷,然后会接放学和教导功课。除了「爸爸」,张SIR还担当著很多不同角色。跟数名中学生相处时,张SIR认为自己比较像「哥哥」,会跟他们谈笑风生,又会一起聊心事,轻松地和他们建立关系。张SIR笑言自己亦像位托管班的「补习老师」般,在自修时间为他们温习教导功课。在假日,张SIR则化身成「健身教练」,训练他们的体能,督促他们多做运动。   虽然院舍家长的工时长,但为了可以有更多时间接触新一代,张SIR由中学辅导老师转为投身保良局大家庭。在家舍居住的孩子因为种种家庭问题未能在原生家庭得到适当的照顾,成长中更缺乏父亲的关怀,所以张SIR希望运用「爸爸」的身份,给予他们关心和爱。张SIR又提到每个孩子的背景独特,经历的家庭问题亦不同,所以需要用不同的尺与每位孩子相处,才能跟他们建立关系,得到他们信任和带给他们安全感;但同时,一定要一视同仁,让孩子明白到处理大问题时有同一标准。   张SIR希望协助孩子认识自己,发掘梦想,找到人生方向,更盼望他们能踏实地做个好男生,这就是他作为「爸爸」最大的意义。

了解更多

全港首支场地单车校队

全港首支场地单车校队
全港首支场地单车校队
全港首支场地单车校队

即使受伤,都会坚持骑单车,因从未试过对一件事如此热衷。

梦想之路,需要靠一块一块名为「坚持」、「努力」的基石构建而成。   3年前,3名热爱单车的保良局甲子何玉清中学学生,参加了学校推行的「成梦传奇」计划,花了3个月时间撰写计划书,向学校申请成立场地单车队,可惜因为学校人力及资金所限,未能成功。但同学们没有放弃,几乎花光自己的零用钱拍摄宣传片、买装备等。   学生发展部主任束济良被同学们的热诚感动,积极寻找不同资源,终获保良局以及学校基金的资助,成立了全港首支场地单车校队――「甲子单车队」。   单车队成立之初,比赛成绩不如理想,落后其他车队整整一圈,被观赛者痛骂。同学们的应对方法是更加勤奋练习。外表冷酷,有「Cool Sir」之称的单车队员古栢轩曾於练习时发生意外,半边身体擦伤,擦破衣服之余,头盔亦裂开,需送院治疗。栢轩更一度「断片」,记不起意外的情况,花了一个月才能康复。发生意外后,栢轩无惧家人的反对,坚持骑单车,终考取了场地单车资格。现时栢轩已入选香港体育学院的「明日之星」计划,以跻身港队为目标。   发展至今,单车队已有20多名成员,早前更与「牛下女车神」、奥运铜牌得主李慧诗,一起拍摄了一出推广单车安全的微电影,能够和偶像一起踏单车,为成员带来莫大鼓舞,更期待於未来,能与偶像於世界舞台上一同表演。  

了解更多

星星的故事

星星的故事
星星的故事
星星的故事

有人说,孩子是父母的天使,如果你的孩子过度活跃、专注力不足,有情绪及行为问题,他,还是天使吗?

「你不懂教孩子就应该找人教他!」星星是位有过度活跃症、专注力不足的孩子,不时在公共场合因为行为问题被指摘,令妈妈难过又难堪。在学校里,星星的情况亦令校长老师们十分苦恼,但他们不但没有将星星视为「问题学生」,更为星星度身订造爱心和具体的辅导计划。   星星就读的小学,保良局西区妇女福利会冯李佩瑶小学的黄老师,在星星三年级时开始接触他,一开始时星星连招呼都不愿意跟她打,但黄老师天天就用笑容软化他,更加强与星星妈妈沟通并提供意见,例如教妈妈给予星星一些工作,培养他的责任感。学校亦提供不同的机会,让星星学习立体打印,发挥艺术天赋,肯定他的能力。   星星的情况在校长、老师、学校社工的协助下渐渐改善,高小时开始能够融入校园生活,和同学们打成一片,学术成绩也十分突出,妈妈认为治疗星星问题的良方是「爱」。校长钟美珍指,老师们要做的是打动他,而不是打击他,看著星星的成长改变,老师们除了欣慰,更是鼓舞。老师们对星星的爱,对他的关注、尊重,让星星感到被重视、被理解,从而学懂去尊重人、体谅人。初小时的问题行为不再,亦找到自己学习和人际交流之道。   星星已小学毕业,妈妈对学校里每一位教职员对星星的付出都感激不尽,「可能老们们不认为是这样,但他们确实改变了一个生命,正确来说,是两个生命,没有学校的支持,我想不只是星星,我也会疯掉呢。」   教育本来就是助孩子找到自己的路向,保良局西区妇女福利会冯李佩瑶小学的老师们做到了。祝愿天下间父母的天使们,都能找到自己的梦想路向。

了解更多

添乐士多

添乐士多
添乐士多
添乐士多

徐小凤的《婚纱背后》、绿宝橙汁、双妹嚜花露水、西瓜波、旧式转盘电话……大家不是穿越回到六、七十年代,而是走进了保良局原冯宝添纪念宿舍的怀缅治疗室-「添乐士多」。

「添乐士多」是宿舍专为年纪渐长的康复学员而设的。一般长者大概於60岁时开始退化,唯智障长者的退休阶段早於40至50岁便开始,在认知能力、记忆、听觉等方面都会退化得较一般长者快。   为帮助这群逐渐年老退化的康复学员,保良局在院舍内设置怀缅治疗室-「添乐士多」,内里的布置如同六、七十年代的士多,设有点唱机、旧式扭蛋机、转盘电话、怀旧零食糖果包括白兔糖、山楂饼、可乐糖等等,这些充满著上一代人集体回忆的旧物,部分搜罗自旧式小店或由家长捐出,亦有部分属保良局辖下环保单位回收的二手物品。   职业治疗师会在「添乐士多」内为学员进行怀缅治疗,透过听怀旧金曲、玩怀旧玩具、回忆及分享儿时快乐往事,多运用长期记忆,提升学员的表达能力和改善情绪,以及训练手部肌肉,减慢认知退化过程。  

了解更多

70个小孩的「妈妈」-儿童之家家长陈太

70个小孩的「妈妈」-儿童之家家长陈太
70个小孩的「妈妈」-儿童之家家长陈太
70个小孩的「妈妈」-儿童之家家长陈太

「我教好一个小朋友,社会就少一个坏人。」

这个理念,令陈太23年来,风雨不改、坚持不懈地在保良局儿童之家,给予70个小朋友无微不至的照顾。      陈太与丈夫是保良局儿童之家的「家长」,夫妇二人在儿童之家与一些有家庭困难、无法在自己家庭住宿的孩子共住,让孩子们感受家的感觉,也在每个节日陪伴他们过节,圣诞节为他们煮圣诞大餐、农历新年带「儿女们」逛花市……   回想起自己的全职「妈妈」之路,陈太说∶「当时经常在新闻见到很多小朋友因为家庭问题而行差踏错,有次我很偶然看到保良局招聘广告,聘请儿童之家家长,我觉得这份工作好有意义,我想把小朋友教好,令社会多一个好人。」   陈太不需要「儿女们」的报答,只要他们做个好人,健康长大,已经心满意足∶「有位小朋友很棒,长大后自己开公司做老板,开运输公司。」谈到小朋友的成就,陈生陈太的兴奋之情溢於言表。而陈生陈太的「儿女们」亦相当乖巧,经常炮制惊喜礼物哄他们高兴,例如在农历新年吃团年饭的时候,「儿女们」送上亲手编织的颈巾和亲手画的图画予陈生陈太。小朋友简单的小心意,是陈生陈太一直坚持担任儿童之家家长的动力。    

了解更多

助养人黎先生

助养人黎先生
助养人黎先生
助养人黎先生

「我想比佢(小朋友)知道,呢个世界仲有一个人会成日嚟探佢,关心佢。」

身为特殊学校教师的黎先生,从小就有助养小朋友的念头,希望有能力时帮助别人。但一直未有机会实现,直至他在特殊学校入职后,才发觉特殊儿童在家中亦未必得到足够的关怀,令他想起当初的助养心。黎先生先后在不同机构进行捐款,然而,他最后选择了保良局的助养计划。   他希望能恒常地亲身探访小朋友,透过见面,建立亲密的关系,以助养人身份去关心,甚至希望在见面的一小时身教影响小朋友的言行。而保良局的儿童助养计划正好提供了探访的机会给助养人,过去的一年,黎先生成功探访超过40次。维持一个星期见面一次的习惯,只为建立更深厚的关系。   访问的这天,黎先生带着一盒朱古力奶踏进家舍,原来这是对小英(黎先生助养之小朋友)的承诺--探访时带一盒朱古力奶给小英。一盒朱古力奶也许不算甚么,但对小英来说,这是代表了黎先生对他的重视。恒常的见面、实现不同的承诺,这些都是黎先生对小英的付出,希望为小英修补、创造一个愉快的童年。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