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內容

员工故事分享

我要捐款!

生命分享爱

运动是……由我,变我们

运动是……由我,变我们

保良局社工篮球队最初只由几位来自保良局夏利莱博士伉俪综合复康中心(夏中)的同事组成,现在已有二十多位来自不同社会服务部的单位同事参与,包括院长、社工、事务长、宿舍导师等,更愈打愈有默契,并在社工机构篮球赛中多次夺标。 原来球队成立初期,夏中院长希望透过篮球增加同事归属感和交流,便组成一支球队,报名参加社工机构篮球赛。球队成立之初,球员之间不太熟稔,实力参差,纯粹旨在参与。后来渐渐培养默契,实力和战术方面均有所提升,陆续亦有新成员加入带来新火花,并投选出教练和队长,球队状态渐入佳境。其后每年都组队参赛,近两年的社工机构篮球赛事中更夺冠。   夺标靠团队默契   社工篮球队至今成立九年以来,领队杨子奇(Steven)( 上图右一) 一直都是重心球员,曾与不同组合的队员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比赛,让Steven 印象最深的可算在第二十五届的社工杯季军赛。他忆述当时与另一位队员相继扭伤,士气一度低落,凭著队友冷静和严密防守下,终捧得季军。Steven 分享∶「由於队员来自不同的服务单位,各自因为工作及家庭关系,即使赛季也只能一星期练习一天,能够胜出比赛全靠队员自行练习,而领队、队长和教练就好像蒸气火车头一样带动著整支队员,凝聚团队向心。一个有团队合作精神的团队并非著重奖杯的多寡,而是靠队员向著一致的目标勇往直前,互相感染方能取得成功。」
车厢以外 享受多重角色身份

车厢以外 享受多重角色身份

工作框框以内,罗永瑞是长者中心的小巴车长。他尽责、守时,每天安全接载长者来往中心及住所。   跨出工作框框,他早已把这个工作了16年的地方视为自己的第二个家,结合自己的兴趣与专长,在工余时自我增值,锻炼出多重身份,他既是中心的「开心果车长」、也是中心的「维修大师傅」,也是「道具大王」,亦是「养鱼达人」,为的只是希望他的另一个家变得更温馨∶「为自己屋企做事,令家人高兴,不会觉得累不会辛苦。」 开心果车长 罗永瑞任职保良局周鸿标老人日间护理中心的车长,今年已经踏入第16个年头。   罗永瑞没有将小巴车长当成是庸庸碌碌的平凡工作,在他眼中,中心的小巴不只是方便长者往返中心的接载工具,更是可带给长者欢乐的相处空间,「路上塞车可能会令人不耐烦,但亦可以系一个同老友记加深认识的机会,讲下笑话、趣闻氹佢哋开心。」和蔼可亲、笑容满面、充满朝气的罗永瑞,让中心每位老友记倍感亲切可靠。   维修『大师傅』 做好车长本份,罗永瑞亦跳出工作框框,希望让中心――他的第二个「家」变得更好。他会在工余时间看书、上网累积维修知识,协助中心一些简单维修工作――换光管、修理水龙头等「小儿科」问题固然难不到他,甚至去水渠淤塞、墙身渗漏、车辆保养等较复杂的他也能应付自如。   道具大王 每逢中心举办各类型活动,也不难发现罗永瑞的身影,摊位游戏用具、抽奖活动轮盘等道具、储存架等家俱,甚至是认知障碍症长者鞋上的磁性鞋钉,部分也是自他的一双巧手,「中心10多年前开始招收有认知障碍症嘅长者会员,佢哋可能有游走行为,安装咗磁性鞋钉,配合中心大门嘅防游走警报器,可以大大减少佢哋自行离开中心而走失嘅风险。」   养鱼达人 要预防认知障碍症长者游走,除了硬件配合,留住长者的「心」也很重要,中心经理及主任与罗永瑞於是构想,在中心摆放一个大鱼缸,养一些鲜艳的热带鱼。罗永瑞自发积极搜寻资料、报价、购买摆设、学习养鱼及种水草的知识及技巧,边学边做,渐渐成为中心的「养鱼达人」,转眼间已养了好几代鱼儿。罗永瑞会经常与一众长者分享鱼儿的出生和成长故事,色彩斑斓的大鱼缸吸引不少认知障碍症长者驻足赏鱼及协助喂食,游走行为大大减少。   长者的笑颜,是罗永瑞最大的满足感与成功感,也是他跨出工作框框外看到最美丽的风景。  
护理员值得大家尊重-保良局郭罗桂珍护老院护理员Apple

护理员值得大家尊重-保良局郭罗桂珍护老院护理员Apple

「护理员唔系只识得换片、冲凉,护理员值得大家尊重」-保良局郭罗桂珍护老院护理员Apple。   工作量大、受气、肮脏、轮班工作……不少人认为安老院护理员工作辛苦,亦「看不起」护理员工作,不愿意入行。从事长者服务已经18 年的梁诗萍A p ple 却笑著说∶「照顾长者系辛苦㗎,但系如果我辛苦可以令到老人家开心,咁就系值得。将心比心去做,这刻长者嘅感受就系你将来嘅感受。」   早上七时,一般办公室上班族可能正刚刚起床。Apple已换好一身制服,回到院舍开始一天的工作∶协助长者起床、清洁、准备早餐;然后转眼已是早上八时半了,Apple 与其他护理员一齐协助长者洗澡、安排认知障碍训练小组或进行香薰按摩。到了约11 时,便是长者的午餐时间,护理员们一边喂老友记进食、一边与他们聊天「尽诉心中情」,团队然后协助各位老友记午睡过后,Apple 休息进膳,随后便是与下一更同事进行交更简报、巡房……   忙碌过后,Apple 坐下来与小编娓娓道来她担任护理员的经历∶「以前妈妈不认同我(做护理员),公众对护理员嘅印象就系(帮长者)换片、冲凉,大家唔系以正面嘅态度睇我地嘅工作。但其实长者有事或者系最危险嘅一刻,通常护理员系第一个发现,例如可能护理员会喺帮长者换片时发现长者手脚无力,可能系院友突然病发嘅先兆。」   经过10 多年的努力,Apple 凭著她专业、细心和认真的工作态度,渐渐得到长者院友、家属的认同,和长者像朋友一样相处,有家属在长者离世后,邀请Apple 为长者撰写礼文及出席安息礼拜。   Apple 笑言,现在她的工作已得到家人朋友的认同∶「家人或朋友有长者要入住安老院,佢哋自自然然会问我意见。我最开心系见到老人家笑,佢哋笑一下好过我笑十下,我宁愿辛苦啲,希望可以令老人家喺佢地人生最后阶段过得更美好。」   除了身边人的认同,Apple 更加希望透过自身的经历,向公众传达∶「护理员值得大家尊重」。  
从咖啡杯种出一朵朵花

从咖啡杯种出一朵朵花

不少人工作忙碌,处理份内事已花上大部份心力时间,或许难以再花心思於工作上。   但负责协助弱能人士投入职场的职业康复导师梁海俊(梁Sir)不认同,工作内,他不惜花数月费唇舌,只为教导学员何谓有礼貌;工作外,他跑到老远上咖啡课程,只为熟习职场运作,好让学员更易掌握其教学。梁Sir说,「这里不止是一份工⋯⋯教学员好像种花,埋下种子,等待发芽,时间可能漫长,但终有一天看到,那种开心,非笔墨形容」。   27岁的梁Sir是保良局夏利莱博士伉俪综合复康中心的职业康复导师,约在三年前起接手中心内的咖啡阁,为不同程度的弱能学员提供实习机会,学习一般咖啡店及小卖部的销售工作和技巧。   咖啡阁起初只是如小卖部一样,卖汽水、零食、罐装咖啡,没有烧卖、鱼蛋等熟食。但梁Sir认为,职场工作没这样简单,便利店有蒸炉卖小吃,咖啡店最少也有咖啡机,遂与上司商量,引入相近的设备。他说,「部分学员在宿舍生活,对社会事物感疏离和陌生,设备贴近生活,希望增强他们与社会的联系」。   虽曾在大型连锁快餐店任兼职,但梁Sir仍自觉不熟悉咖啡店流程,故自行报读咖啡课程,每星期在葵芳的小山腰下班后,就跑到新蒲岗的工厦上课,上足3个月。由起初不懂分辨咖啡豆,到后来懂得各类咖啡的水和奶比例,梁Sir甚至可以为咖啡拉花。   努力装备自己,梁Sir希望能为学员显出示范作用。他说,咖啡课程中导师是看示范,再让他们尝试,故用同样方式指导学员,并加以鼓励。   轻度智障学员郑伟新(阿新)2、3年前初来实习时,性格内向,未明白如要对客人「有礼」的抽象概念,梁Sir解释,因「有礼」包含说话语气、面部表情等,故他每次招呼客人时,都以身作则,细致如「收你几钱、找你几钱、多谢」,他都会坚持讲。谈起阿新现时已可处理卖咖啡的流程,早前更成功亲手为家人冲咖啡,本因受访而紧张的梁Sir都展露欢颜。   硬件以外,梁Sir更关心学员心态。以往有学员抗拒与他人沟通,非常不喜欢和他谈话,即使他关心学员为何戴口罩,该学员都是只回一句:「唔关你事!」但随他坚持每日关心学员,半年后该学员最终变成「开笼雀」,经常主动与他分享日常所见所闻。   面对各学员不同情况,梁sir付出更多耐性,甚至带点长气,像「干净」、「落场」的概念,只要学员不明白,他都会不厌其烦地再三讲解。梁Sir说,「学员们不理睬他,其实很面懵,但只要是真诚关心学员,他们都会感受到。这里不止是一份工,不是8时45分打卡,5时33分就可以说拜拜⋯⋯教学员好像种花,埋下种子,等待发芽,时间可能漫长,但终有一天看到,那种开心,非笔墨形容」 。  
记住每一个面孔 守护每一段缘份

记住每一个面孔 守护每一段缘份

岗亭里有冷气、有座位,他却总是走出来。在保良局总部进出的人,不论男女老幼,都获门警卢俊文(Michael)热切欢迎。早、中、夜更的忙碌工作,都没能框住他的热情;上班前后,Michael每星期好几天都在总部担任义工,协助照料幼童。看守总部是职责,守护孩子是他的初心。   不一样的警卫工作 6年前打算开展半退休生活的Michael,在朋友介绍下成为保良局门警团队一员。原以为当门警尚算轻松的他,入职后才发现这份工作不简单。保良局总部除了办公室,还有向公众开放的历史博物馆、上下课时间甚为繁忙的幼稚园、安顿孩子的家舍和婴儿组。既要应付出入车辆的安排,亦要留意学童安全;要小心核实进出人士身份,亦要欢迎公众参观博物馆。 「阿女,返嚟喇?」面对每日以千计的人流,除了随机应变,最稳扎稳打的方法就是认住常见的面孔。不论同事、老师、家长、小朋友,Michael总会逐一打招呼,情况许可更会寒暄一番。新同事入职,他亦会主动认识,「喺个脑入面登记佢个样」。   总有享受的理由:「见到小朋友就开心」 令人讶异的除了Michael的记忆力,还有他敏锐的观察力。哪些小朋友喜欢在水池看蝌蚪,哪几个孩子升上小学后变得牙尖嘴利,他都一清二楚。大概因为察觉到Michael的细心和爱心,在保良局工作约两年后,社工便介绍他成为义工。享受与小朋友相处的Michael当然一口答应。   起初Michael只是在活动前后布置还原场地,后来便正式登记成为婴儿组义工,协助照顾家庭有困难的幼童。为手抱婴儿喂奶、与蹒跚学步的幼童玩耍、节日带孩子外出游玩,无论所照顾的小朋友是哪个年龄、哪种个性,Michael都甘之如饴。「返完日更,4点钟就啱啱好去喂饭仔!」工作9小时后,一想起与小朋友见面,Michael就不觉疲累。   婴儿组的孩子由初生至3岁不等,因家庭困难经社会福利署转介送到保良局。当家庭环境好转,小朋友便可以回家,与原生家庭重聚。相处了一段时间,突然不再见到某个孩子,Michael也曾感到失落:「每个小朋友情况都唔同,到佢哋可以返屋企嘅时候,真系会戥佢哋开心,但系又难舍难离。」   人来人往,每一段都是缘份 6年间,Michael见证了不少家舍孩子长大成人;已离开家舍的,却总有回来的人,有的当义工,有的成为社工。看见孩子回馈照顾他们的机构,Michael份外欣慰。相信相识就是缘份的他,在岗亭内外留意着来往的每个人,目光不止於责任,更在对每个人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