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內容

車廂以外 享受多重角色身份

車廂以外 享受多重角色身份
車廂以外 享受多重角色身份
車廂以外 享受多重角色身份

保良局周鴻標老人日間護理中心車長羅永瑞

工作框框以內,羅永瑞是長者中心的小巴車長。他盡責、守時,每天安全接載長者來往中心及住所。   跨出工作框框,他早已把這個工作了16年的地方視為自己的第二個家,結合自己的興趣與專長,在工餘時自我增值,鍛鍊出多重身份,他既是中心的「開心果車長」、也是中心的「維修大師傅」,也是「道具大王」,亦是「養魚達人」,為的只是希望他的另一個家變得更溫馨︰「為自己屋企做事,令家人高興,不會覺得累不會辛苦。」 開心果車長 羅永瑞任職保良局周鴻標老人日間護理中心的車長,今年已經踏入第16個年頭。   羅永瑞沒有將小巴車長當成是庸庸碌碌的平凡工作,在他眼中,中心的小巴不只是方便長者往返中心的接載工具,更是可帶給長者歡樂的相處空間,「路上塞車可能會令人不耐煩,但亦可以係一個同老友記加深認識的機會,講下笑話、趣聞氹佢哋開心。」和藹可親、笑容滿面、充滿朝氣的羅永瑞,讓中心每位老友記倍感親切可靠。   維修『大師傅』 做好車長本份,羅永瑞亦跳出工作框框,希望讓中心──他的第二個「家」變得更好。他會在工餘時間看書、上網累積維修知識,協助中心一些簡單維修工作──換光管、修理水龍頭等「小兒科」問題固然難不到他,甚至去水渠淤塞、牆身滲漏、車輛保養等較複雜的他也能應付自如。   道具大王 每逢中心舉辦各類型活動,也不難發現羅永瑞的身影,攤位遊戲用具、抽獎活動輪盤等道具、儲存架等傢俱,甚至是認知障礙症長者鞋上的磁性鞋釘,部分也是自他的一雙巧手,「中心10多年前開始招收有認知障礙症嘅長者會員,佢哋可能有遊走行為,安裝咗磁性鞋釘,配合中心大門嘅防遊走警報器,可以大大減少佢哋自行離開中心而走失嘅風險。」   養魚達人 要預防認知障礙症長者遊走,除了硬件配合,留住長者的「心」也很重要,中心經理及主任與羅永瑞於是構想,在中心擺放一個大魚缸,養一些鮮艷的熱帶魚。羅永瑞自發積極搜尋資料、報價、購買擺設、學習養魚及種水草的知識及技巧,邊學邊做,漸漸成為中心的「養魚達人」,轉眼間已養了好幾代魚兒。羅永瑞會經常與一眾長者分享魚兒的出生和成長故事,色彩斑斕的大魚缸吸引不少認知障礙症長者駐足賞魚及協助餵食,遊走行為大大減少。   長者的笑顏,是羅永瑞最大的滿足感與成功感,也是他跨出工作框框外看到最美麗的風景。  

了解更多

從咖啡杯種出一朵朵花

從咖啡杯種出一朵朵花
從咖啡杯種出一朵朵花
從咖啡杯種出一朵朵花

保良局夏利萊博士伉儷綜合復康中心職業康復導師梁海俊

不少人工作忙碌,處理份內事已花上大部份心力時間,或許難以再花心思於工作上。   但負責協助弱能人士投入職場的職業康復導師梁海俊(梁Sir)不認同,工作內,他不惜花數月費唇舌,只為教導學員何謂有禮貌;工作外,他跑到老遠上咖啡課程,只為熟習職場運作,好讓學員更易掌握其教學。梁Sir說,「這裡不止是一份工⋯⋯教學員好像種花,埋下種子,等待發芽,時間可能漫長,但終有一天看到,那種開心,非筆墨形容」。   27歲的梁Sir是保良局夏利萊博士伉儷綜合復康中心的職業康復導師,約在三年前起接手中心內的咖啡閣,為不同程度的弱能學員提供實習機會,學習一般咖啡店及小賣部的銷售工作和技巧。   咖啡閣起初只是如小賣部一樣,賣汽水、零食、罐裝咖啡,沒有燒賣、魚蛋等熟食。但梁Sir認為,職場工作沒這樣簡單,便利店有蒸爐賣小吃,咖啡店最少也有咖啡機,遂與上司商量,引入相近的設備。他說,「部分學員在宿舍生活,對社會事物感疏離和陌生,設備貼近生活,希望增強他們與社會的聯繫」。   雖曾在大型連鎖快餐店任兼職,但梁Sir仍自覺不熟悉咖啡店流程,故自行報讀咖啡課程,每星期在葵芳的小山腰下班後,就跑到新蒲崗的工廈上課,上足3個月。由起初不懂分辨咖啡豆,到後來懂得各類咖啡的水和奶比例,梁Sir甚至可以為咖啡拉花。   努力裝備自己,梁Sir希望能為學員顯出示範作用。他說,咖啡課程中導師是看示範,再讓他們嘗試,故用同樣方式指導學員,並加以鼓勵。   輕度智障學員鄭偉新(阿新)2、3年前初來實習時,性格內向,未明白如要對客人「有禮」的抽象概念,梁Sir解釋,因「有禮」包含說話語氣、面部表情等,故他每次招呼客人時,都以身作則,細緻如「收你幾錢、找你幾錢、多謝」,他都會堅持講。談起阿新現時已可處理賣咖啡的流程,早前更成功親手為家人沖咖啡,本因受訪而緊張的梁Sir都展露歡顏。   硬件以外,梁Sir更關心學員心態。以往有學員抗拒與他人溝通,非常不喜歡和他談話,即使他關心學員為何戴口罩,該學員都是只回一句:「唔關你事!」但隨他堅持每日關心學員,半年後該學員最終變成「開籠雀」,經常主動與他分享日常所見所聞。   面對各學員不同情況,梁sir付出更多耐性,甚至帶點長氣,像「乾淨」、「落場」的概念,只要學員不明白,他都會不厭其煩地再三講解。梁Sir說,「學員們不理睬他,其實很面懵,但只要是真誠關心學員,他們都會感受到。這裡不止是一份工,不是8時45分打卡,5時33分就可以說拜拜⋯⋯教學員好像種花,埋下種子,等待發芽,時間可能漫長,但終有一天看到,那種開心,非筆墨形容」 。  

了解更多

護理員值得大家尊重-保良局郭羅桂珍護老院護理員Apple

護理員值得大家尊重-保良局郭羅桂珍護老院護理員Apple
護理員值得大家尊重-保良局郭羅桂珍護老院護理員Apple
護理員值得大家尊重-保良局郭羅桂珍護老院護理員Apple

護理員唔係只識得換片、沖涼

「護理員唔係只識得換片、沖涼,護理員值得大家尊重」-保良局郭羅桂珍護老院護理員Apple。   工作量大、受氣、骯髒、輪班工作……不少人認為安老院護理員工作辛苦,亦「看不起」護理員工作,不願意入行。從事長者服務已經18 年的梁詩萍A p ple 卻笑著說︰「照顧長者係辛苦㗎,但係如果我辛苦可以令到老人家開心,咁就係值得。將心比心去做,這刻長者嘅感受就係你將來嘅感受。」   早上七時,一般辦公室上班族可能正剛剛起床。Apple已換好一身制服,回到院舍開始一天的工作︰協助長者起床、清潔、準備早餐;然後轉眼已是早上八時半了,Apple 與其他護理員一齊協助長者洗澡、安排認知障礙訓練小組或進行香薰按摩。到了約11 時,便是長者的午餐時間,護理員們一邊餵老友記進食、一邊與他們聊天「盡訴心中情」,團隊然後協助各位老友記午睡過後,Apple 休息進膳,隨後便是與下一更同事進行交更簡報、巡房……   忙碌過後,Apple 坐下來與小編娓娓道來她擔任護理員的經歷︰「以前媽媽不認同我(做護理員),公眾對護理員嘅印象就係(幫長者)換片、沖涼,大家唔係以正面嘅態度睇我地嘅工作。但其實長者有事或者係最危險嘅一刻,通常護理員係第一個發現,例如可能護理員會喺幫長者換片時發現長者手腳無力,可能係院友突然病發嘅先兆。」   經過10 多年的努力,Apple 憑著她專業、細心和認真的工作態度,漸漸得到長者院友、家屬的認同,和長者像朋友一樣相處,有家屬在長者離世後,邀請Apple 為長者撰寫禮文及出席安息禮拜。   Apple 笑言,現在她的工作已得到家人朋友的認同︰「家人或朋友有長者要入住安老院,佢哋自自然然會問我意見。我最開心係見到老人家笑,佢哋笑一下好過我笑十下,我寧願辛苦啲,希望可以令老人家喺佢地人生最後階段過得更美好。」   除了身邊人的認同,Apple 更加希望透過自身的經歷,向公眾傳達︰「護理員值得大家尊重」。  

了解更多

記住每一個面孔 守護每一段緣份

記住每一個面孔 守護每一段緣份
記住每一個面孔 守護每一段緣份
記住每一個面孔 守護每一段緣份

保良局總部門警盧俊文

崗亭裡有冷氣、有座位,他卻總是走出來。在保良局總部進出的人,不論男女老幼,都獲門警盧俊文(Michael)熱切歡迎。早、中、夜更的忙碌工作,都沒能框住他的熱情;上班前後,Michael每星期好幾天都在總部擔任義工,協助照料幼童。看守總部是職責,守護孩子是他的初心。   不一樣的警衛工作 6年前打算開展半退休生活的Michael,在朋友介紹下成為保良局門警團隊一員。原以為當門警尚算輕鬆的他,入職後才發現這份工作不簡單。保良局總部除了辦公室,還有向公眾開放的歷史博物館、上下課時間甚為繁忙的幼稚園、安頓孩子的家舍和嬰兒組。既要應付出入車輛的安排,亦要留意學童安全;要小心核實進出人士身份,亦要歡迎公眾參觀博物館。 「阿女,返嚟喇?」面對每日以千計的人流,除了隨機應變,最穩紮穩打的方法就是認住常見的面孔。不論同事、老師、家長、小朋友,Michael總會逐一打招呼,情況許可更會寒暄一番。新同事入職,他亦會主動認識,「喺個腦入面登記佢個樣」。   總有享受的理由:「見到小朋友就開心」 令人訝異的除了Michael的記憶力,還有他敏銳的觀察力。哪些小朋友喜歡在水池看蝌蚪,哪幾個孩子升上小學後變得牙尖嘴利,他都一清二楚。大概因為察覺到Michael的細心和愛心,在保良局工作約兩年後,社工便介紹他成為義工。享受與小朋友相處的Michael當然一口答應。   起初Michael只是在活動前後佈置還原場地,後來便正式登記成為嬰兒組義工,協助照顧家庭有困難的幼童。為手抱嬰兒餵奶、與蹣跚學步的幼童玩耍、節日帶孩子外出遊玩,無論所照顧的小朋友是哪個年齡、哪種個性,Michael都甘之如飴。「返完日更,4點鐘就啱啱好去餵飯仔!」工作9小時後,一想起與小朋友見面,Michael就不覺疲累。   嬰兒組的孩子由初生至3歲不等,因家庭困難經社會福利署轉介送到保良局。當家庭環境好轉,小朋友便可以回家,與原生家庭重聚。相處了一段時間,突然不再見到某個孩子,Michael也曾感到失落:「每個小朋友情況都唔同,到佢哋可以返屋企嘅時候,真係會戥佢哋開心,但係又難捨難離。」   人來人往,每一段都是緣份 6年間,Michael見證了不少家舍孩子長大成人;已離開家舍的,卻總有回來的人,有的當義工,有的成為社工。看見孩子回饋照顧他們的機構,Michael份外欣慰。相信相識就是緣份的他,在崗亭內外留意着來往的每個人,目光不止於責任,更在對每個人的關心。

了解更多

「我同仔仔講,人生無咁順⋯⋯但係都要堅持落去,雖然有波折,但總會過去。」

「我同仔仔講,人生無咁順⋯⋯但係都要堅持落去,雖然有波折,但總會過去。」
「我同仔仔講,人生無咁順⋯⋯但係都要堅持落去,雖然有波折,但總會過去。」
「我同仔仔講,人生無咁順⋯⋯但係都要堅持落去,雖然有波折,但總會過去。」

食物援助計劃受助媽媽阿平

每日在菜檔做兼職、接子放學,母子兩人攜手回家,吃一頓家常便飯,是申麗平(阿平)最簡單的幸福。不過,兒子耀揚約在半年前,右腳股骨突然移位,需要套上支架長期卧床。 相依為命的兩母子生活大亂,10 歲大的兒子頓成嬰兒,洗澡、如廁都要照顧;阿平難以離家工作,柴、米、油、鹽、房租等金錢壓力湧至,她都會偷偷躲起來哭。但擦乾眼淚後,就繼續上路,四出尋求幫助。她說:「做阿媽係咁㗎啦,堅持!如果唔係我個仔點算!」 五年級的耀揚與其他小孩無異,好玩好動,最愛打籃球。去年11 月,耀揚右腳膝蓋疼痛,阿平起初以為只是兒子太好動致肌肉酸痛,帶他去看鐵打。但他其後膝蓋腫脹,無法走路,一到急症室就要立即留院。原來兒子患上罕見兒童疾病「股骨頭缺血性壞死」(PerthesDisease);阿平憶述,當時已心知不妙,「醫生話佢右邊股骨移位,仲有骨枯,要做大手術」。   擔心兒子未必能承受手術,阿平一邊聽醫生解釋,已一邊淚流滿臉。可幸是,手術前仍有一線轉機,假若耀揚帶上支架後,穩定到股骨位置,能夠靠骨頭增生,移正股骨,未必需要做手術。為了讓兒子有機會逃過手術,阿平將耀揚接回家照顧。塑膠製支架套著耀揚的腰部至大腿,轉身都有難度,更莫說要自理。阿平說:「真係當佢BB 咁,抱佢起身,推佢沖涼、去廁所。」   原在菜檔的兼職因而放棄,阿平已是「手停口停」,房租限期將至,本堅持自力更生的她要申請綜緩,每次到元朗市中心交文件,都不能留下耀揚一人在家,只好推著兒子上輪椅,擠上輕鐵綫,其間更要擔心耀揚的右腳受碰撞而移位。四周的壓力令阿平難以入睡,亦常常流淚,但為免影響兒子心情,亦只得偷偷地哭。   綜緩審批期需時,其間阿平四處打探不同的經濟緩助,最終認識到保良局轄下,服務元朗和天水圍區的「天朗膳糧坊」的短期食物援助計劃。阿平說,一致電已有即時回應,社工得悉她不便外出,就派人家訪,「一見到吳姑娘已唔識講嘢⋯⋯ 覺得好溫暖」。   食物援助最長為期8 星期,派發乾糧如米、麵、餅乾、超級市場現金券等。計劃因應阿平特別需要,提供上門派餐服務。一包餅乾已令耀揚很高興,阿平說,兒子拿著餅乾不放呢。   透過食物援助計劃,阿平渡過了綜緩審批期,兒子卧床半年後,情況已大大改善,可望未來可拆除支架。耀揚學業因病而暫停,他時有擔心,但阿平勉勵他,照顧好身體,不怕沒將來,「我同仔仔講,人生無咁順⋯⋯ 但係都要堅持落去,雖然有波折,但總會過去。」 天朗膳糧坊 查詢電話︰ 2658 1511

了解更多

尋回「食」的期望 - 癸未年樂頤居鄭伯伯

尋回「食」的期望 - 癸未年樂頤居鄭伯伯
尋回「食」的期望 - 癸未年樂頤居鄭伯伯
尋回「食」的期望 - 癸未年樂頤居鄭伯伯

「原來糊餐可以咁靚,沒想到糊餐可變成兔仔,又有咁靚的花花!我細個時都有整過兔仔燈籠⋯」

民以食為天,居住在院舍的長者,食在他們心中更佔有一定的份量。隨著年紀的增長,長者的咀嚼或吞嚥能力也有所下降,由以往進食正常餐,轉為食用碎餐、蓉餐、甚至糊餐。由於不是所有食材都能轉化成碎餐、蓉餐或糊餐,令餐膳的種類缺乏,而賣相也傾向單一,長者對食的興趣大為減低,不能享受真正的美食。 鄭伯伯今年89歲,已食用糊餐超過1年半,進食對於鄭伯伯來說只是一件恆常事,而他也明白基於自己身體的狀況,對食物的要求也不能太高,從此漸漸失去對食的期望。為了令鄭伯伯重拾對食的期望,保良局推出「回味」流心軟餐,攪拌食物後加入增稠粉,令食物能以不同的造型展現眼前,同時不失食物的原味道及營養,讓需要進食蓉餐或糊餐的長者有多一個選擇。 在早前的中秋節,院舍特意製作流心軟餐,以「兔仔」及「花」的形狀吸引長者,提升長者對食的興趣。平日沉默寡言的鄭伯伯,見到「回味」流心軟餐,變得健談起來,並展露燦爛笑容,表情略有所思,相信一定勾起他很多快樂的回憶。享用食物時,鄭伯伯更笑說︰「原來糊餐可以咁靚,沒想到糊餐可變成兔仔,又有咁靚的花花!我細個時都有整過兔仔燈籠⋯」而日常要別人提示才進食的他,今次竟然主動地一口接著一口,津津有味地享受著美食,屢次大讚「好味」,最後更笑說未知下一次是什麼造型呢! 食物不單是追求味覺上享受,視覺上同樣重要,希望「回味」流心軟餐,讓吞嚥困難的長者尋回食的期望!

了解更多

特殊孩子媽媽的分享

特殊孩子媽媽的分享
特殊孩子媽媽的分享
特殊孩子媽媽的分享

「你個仔係咪傻架?」有哪個母親聽到不心痛?

母親背起孩子,所擔起的除了孩子重量,更有別人目光、家人想法、長輩意見、同儕壓力、自我質疑、對孩子期望,那重量有時令媽媽也忘記了自己。   特殊孩子媽媽情況更甚。   五歲的梓謙有自閉傾向,梓謙媽媽在照顧孩子時像變了另一個人。 「我會乜都鬧左先,好想佢快d跟上進度,好想佢快d肯聽從指令。」 怒氣背後,是壓力,是無助,是擔心。 「好想兒子由主流教育轉到特殊幼兒中心,呢個係對佢最好安排,長輩卻反對。喺公眾地方,因為兒子唔聽話,外人常時報以奇怪目光,最難聽係聽到人講『你個仔係咪傻架?』令我自信心好低落。」   自閉症孩子不善表達情感,因此社交能力亦較弱。在管教上,父母很想改善,卻有時適得其反,變成了壓力的源頭,關係的破口。   一年多前,梓謙開始在保良局曹金霖幼兒學習中心受訓,梓謙媽媽亦在社工及臨床心理學家的幫助下,了解如何管教特殊孩子。   中心強調建立孩子自信,鼓勵梓謙做小班長;治療師亦作出針對性介入,以梓謙喜歡的英文作切入點,開始訓練。起初梓謙在上堂時仍不時有打人的行為,經過一年多的訓練後,行為及自我管理能力亦大大改進。   至於梓謙媽媽,亦在過程中重新認識自己,掌握母子關係的真諦。   「我唔可以將別人標準掛喺自己兒子身上,以前嘅我,一心想兒子進步,卻無理會自己都應該要進步,過份要求孩子其實係無用嘅。社工同埋臨床心理學家令我了解到,我疏忽左自己做家長嘅應有態度。我好想多謝盧經理、社工馬姑娘、臨床心理學家吳生,喺我最困難嘅時候陪住我成長!」   曹金霖幼兒學習中心盧頴經理表示:「我好欣賞梓謙媽媽好努力去學習,亦都好重視同梓謙嘅關係。喺幫助特殊孩子嘅同時,我哋更加需要係陪伴家長去面對,因為一方面家長扮演好重要嘅角色,佢哋嘅積極參與、正面接納小朋友嘅態度,對改善孩子情況帶來事半功倍,另一方面,家長往往係最受壓果個,我哋必須要有專業支援。」   表達能力、情緒控制的改善,令梓謙在最新一次評估只是輕度,更令梓謙媽媽感到欣慰是,他與兒子關係的改善,「兒子常時會走來叫我一齊玩車車,又要我抱抱。」當問到有什麼說話想跟梓謙說,媽媽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說:「梓謙多謝你陪住我,我哋一齊努力,你嘅出現,令我知道媽媽有好多野都要學習,多謝你俾機會我學習做一個好媽媽!」   世上最難擔任的崗位,就是父母,然而,卻只能邊做邊學,梓謙媽媽回顧自己與孩子的改變,很想勉勵同路人:「你開心,孩子就會開心架!所以,盡量自己開心一點,放鬆一點,孩子係會俾你嘅欣賞打動架!」   淚水養大孩兒,在此向每一位媽媽,送上最真摯的祝福及感謝。

了解更多

躍動‧奇跡

躍動‧奇跡
躍動‧奇跡
躍動‧奇跡

難以想像她患有罕見疾病導致發展遲緩,數年前,甚至連站立亦有困難。

年紀小小的巫芷嵐 (嵐嵐) 活潑好動,在賽場上跑跑跳跳。難以想像她患有罕見疾病導致發展遲緩,數年前,甚至連站立亦有困難。   嵐嵐2014年轉介至保良局元朗幼兒學習天地,當時約3歲的她仍未能站立、走路,加上口肌問題影響而不懂得笑。中心團隊同事一直充滿愛心及耐心,為嵐嵐安排各種訓練,中心的物理治療師首年目標便是加強嵐嵐的大肌能力,例如安排她在木箱凳上練習坐立平衡。經過多番努力,她由最初站立不穩,至入學半年後,成功踏出第一步。媽媽形容當時難以置信,曾經擔心囡囡長大後需要以輪椅代步,從未想過這個擔憂可一下子消散了。最終嵐嵐甚至可踏上舞台表演跳舞,並代表畢業生致詞。   看到嵐嵐慢慢地成長,媽媽感觸良多,特別製作一本相集送給中心的同事,描述過去4年間嵐嵐遇到的鼓勵及支持,亦感謝中心同事讓嵐嵐度過一個愉快且充實的幼兒生活,成為一個人見人愛的小女孩。  

了解更多

家舍男家長 - 張家輝

家舍男家長 - 張家輝
家舍男家長 - 張家輝
家舍男家長 - 張家輝

見到孩子可以好好成長,是我工作的意義

25歲,正值青春年華,有人在為事業打拼,有人準備組織家庭。而25歲的張家輝,已成為14個男孩的「爸爸」。這位張家輝,並非大家在螢幕看見的那位。人稱張SIR的他是社工系碩士生,亦是保良局兒童組院舍的「家長」,需定期照顧14個「兒子」。   由張SIR負責照顧的「和平家」共有14個6-18歲的男孩,張SIR每天會以「爸爸」的身分叫兒子起床上學、梳洗、食早餐、收拾碗筷,然後會接放學和教導功課。除了「爸爸」,張SIR還擔當著很多不同角色。跟數名中學生相處時,張SIR認為自己比較像「哥哥」,會跟他們談笑風生,又會一起聊心事,輕鬆地和他們建立關係。張SIR笑言自己亦像位託管班的「補習老師」般,在自修時間為他們溫習教導功課。在假日,張SIR則化身成「健身教練」,訓練他們的體能,督促他們多做運動。   雖然院舍家長的工時長,但為了可以有更多時間接觸新一代,張SIR由中學輔導老師轉為投身保良局大家庭。在家舍居住的孩子因為種種家庭問題未能在原生家庭得到適當的照顧,成長中更缺乏父親的關懷,所以張SIR希望運用「爸爸」的身份,給予他們關心和愛。張SIR又提到每個孩子的背景獨特,經歷的家庭問題亦不同,所以需要用不同的尺與每位孩子相處,才能跟他們建立關係,得到他們信任和帶給他們安全感;但同時,一定要一視同仁,讓孩子明白到處理大問題時有同一標準。   張SIR希望協助孩子認識自己,發掘夢想,找到人生方向,更盼望他們能踏實地做個好男生,這就是他作為「爸爸」最大的意義。

了解更多

全港首支場地單車校隊

全港首支場地單車校隊
全港首支場地單車校隊
全港首支場地單車校隊

即使受傷,都會堅持騎單車,因從未試過對一件事如此熱衷。

夢想之路,需要靠一塊一塊名為「堅持」、「努力」的基石構建而成。   3年前,3名熱愛單車的保良局甲子何玉清中學學生,參加了學校推行的「成夢傳奇」計劃,花了3個月時間撰寫計劃書,向學校申請成立場地單車隊,可惜因為學校人力及資金所限,未能成功。但同學們沒有放棄,幾乎花光自己的零用錢拍攝宣傳片、買裝備等。   學生發展部主任束濟良被同學們的熱誠感動,積極尋找不同資源,終獲保良局以及學校基金的資助,成立了全港首支場地單車校隊──「甲子單車隊」。   單車隊成立之初,比賽成績不如理想,落後其他車隊整整一圈,被觀賽者痛罵。同學們的應對方法是更加勤奮練習。外表冷酷,有「Cool Sir」之稱的單車隊員古栢軒曾於練習時發生意外,半邊身體擦傷,擦破衣服之餘,頭盔亦裂開,需送院治療。栢軒更一度「斷片」,記不起意外的情況,花了一個月才能康復。發生意外後,栢軒無懼家人的反對,堅持騎單車,終考取了場地單車資格。現時栢軒已入選香港體育學院的「明日之星」計劃,以躋身港隊為目標。   發展至今,單車隊已有20多名成員,早前更與「牛下女車神」、奧運銅牌得主李慧詩,一起拍攝了一齣推廣單車安全的微電影,能夠和偶像一起踏單車,為成員帶來莫大鼓舞,更期待於未來,能與偶像於世界舞台上一同表演。  

了解更多

星星的故事

星星的故事
星星的故事
星星的故事

有人說,孩子是父母的天使,如果你的孩子過度活躍、專注力不足,有情緒及行為問題,他,還是天使嗎?

「你不懂教孩子就應該找人教他!」星星是位有過度活躍症、專注力不足的孩子,不時在公共場合因為行為問題被指摘,令媽媽難過又難堪。在學校裡,星星的情況亦令校長老師們十分苦惱,但他們不但沒有將星星視為「問題學生」,更為星星度身訂造愛心和具體的輔導計劃。   星星就讀的小學,保良局西區婦女福利會馮李佩瑤小學的黃老師,在星星三年級時開始接觸他,一開始時星星連招呼都不願意跟她打,但黃老師天天就用笑容軟化他,更加強與星星媽媽溝通並提供意見,例如教媽媽給予星星一些工作,培養他的責任感。學校亦提供不同的機會,讓星星學習立體打印,發揮藝術天賦,肯定他的能力。   星星的情況在校長、老師、學校社工的協助下漸漸改善,高小時開始能夠融入校園生活,和同學們打成一片,學術成績也十分突出,媽媽認為治療星星問題的良方是「愛」。校長鍾美珍指,老師們要做的是打動他,而不是打擊他,看著星星的成長改變,老師們除了欣慰,更是鼓舞。老師們對星星的愛,對他的關注、尊重,讓星星感到被重視、被理解,從而學懂去尊重人、體諒人。初小時的問題行為不再,亦找到自己學習和人際交流之道。   星星已小學畢業,媽媽對學校裡每一位教職員對星星的付出都感激不盡,「可能老們們不認為是這樣,但他們確實改變了一個生命,正確來說,是兩個生命,沒有學校的支持,我想不只是星星,我也會瘋掉呢。」   教育本來就是助孩子找到自己的路向,保良局西區婦女福利會馮李佩瑤小學的老師們做到了。祝願天下間父母的天使們,都能找到自己的夢想路向。

了解更多

添樂士多

添樂士多
添樂士多
添樂士多

徐小鳳的《婚紗背後》、綠寶橙汁、雙妹嚜花露水、西瓜波、舊式轉盤電話……大家不是穿越回到六、七十年代,而是走進了保良局原馮寶添紀念宿舍的懷緬治療室-「添樂士多」。

「添樂士多」是宿舍專為年紀漸長的康復學員而設的。一般長者大概於60歲時開始退化,唯智障長者的退休階段早於40至50歲便開始,在認知能力、記憶、聽覺等方面都會退化得較一般長者快。   為幫助這群逐漸年老退化的康復學員,保良局在院舍內設置懷緬治療室-「添樂士多」,內裡的佈置如同六、七十年代的士多,設有點唱機、舊式扭蛋機、轉盤電話、懷舊零食糖果包括白兔糖、山楂餅、可樂糖等等,這些充滿著上一代人集體回憶的舊物,部分搜羅自舊式小店或由家長捐出,亦有部分屬保良局轄下環保單位回收的二手物品。   職業治療師會在「添樂士多」內為學員進行懷緬治療,透過聽懷舊金曲、玩懷舊玩具、回憶及分享兒時快樂往事,多運用長期記憶,提升學員的表達能力和改善情緒,以及訓練手部肌肉,減慢認知退化過程。  

了解更多

70個小孩的「媽媽」-兒童之家家長陳太

70個小孩的「媽媽」-兒童之家家長陳太
70個小孩的「媽媽」-兒童之家家長陳太
70個小孩的「媽媽」-兒童之家家長陳太

「我教好一個小朋友,社會就少一個壞人。」

這個理念,令陳太23年來,風雨不改、堅持不懈地在保良局兒童之家,給予70個小朋友無微不至的照顧。      陳太與丈夫是保良局兒童之家的「家長」,夫婦二人在兒童之家與一些有家庭困難、無法在自己家庭住宿的孩子共住,讓孩子們感受家的感覺,也在每個節日陪伴他們過節,聖誕節為他們煮聖誕大餐、農曆新年帶「兒女們」逛花市……   回想起自己的全職「媽媽」之路,陳太說︰「當時經常在新聞見到很多小朋友因為家庭問題而行差踏錯,有次我很偶然看到保良局招聘廣告,聘請兒童之家家長,我覺得這份工作好有意義,我想把小朋友教好,令社會多一個好人。」   陳太不需要「兒女們」的報答,只要他們做個好人,健康長大,已經心滿意足︰「有位小朋友很棒,長大後自己開公司做老闆,開運輸公司。」談到小朋友的成就,陳生陳太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而陳生陳太的「兒女們」亦相當乖巧,經常炮製驚喜禮物哄他們高興,例如在農曆新年吃團年飯的時候,「兒女們」送上親手編織的頸巾和親手畫的圖畫予陳生陳太。小朋友簡單的小心意,是陳生陳太一直堅持擔任兒童之家家長的動力。    

了解更多

助養人黎先生

助養人黎先生
助養人黎先生
助養人黎先生

「我想比佢(小朋友)知道,呢個世界仲有一個人會成日嚟探佢,關心佢。」

身為特殊學校教師的黎先生,從小就有助養小朋友的念頭,希望有能力時幫助別人。但一直未有機會實現,直至他在特殊學校入職後,才發覺特殊兒童在家中亦未必得到足夠的關懷,令他想起當初的助養心。黎先生先後在不同機構進行捐款,然而,他最後選擇了保良局的助養計劃。   他希望能恆常地親身探訪小朋友,透過見面,建立親密的關係,以助養人身份去關心,甚至希望在見面的一小時身教影響小朋友的言行。而保良局的兒童助養計劃正好提供了探訪的機會給助養人,過去的一年,黎先生成功探訪超過40次。維持一個星期見面一次的習慣,只為建立更深厚的關係。   訪問的這天,黎先生帶着一盒朱古力奶踏進家舍,原來這是對小英(黎先生助養之小朋友)的承諾--探訪時帶一盒朱古力奶給小英。一盒朱古力奶也許不算甚麼,但對小英來說,這是代表了黎先生對他的重視。恆常的見面、實現不同的承諾,這些都是黎先生對小英的付出,希望為小英修補、創造一個愉快的童年。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