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hinese Only)研發痛風新療法與「吸金」細菌

(Chinese Only)研發痛風新療法與「吸金」細菌
(Chinese Only)研發痛風新療法與「吸金」細菌
(Chinese Only)研發痛風新療法與「吸金」細菌

保良學生揚威海外

(Chinese Only) 菠菜、三文魚、蝦等等食物,是痛風症病人要「拒諸門外」的誘惑,否則進食後令體內尿酸過高,只能靠打針或服藥治療,但有一定風險及副作用。 保良局羅氏基金中學多位學生與其他學校組成聯合隊伍,研究出痛風症治療新方法,於「國際遺傳工程機器設計競賽(iGEM)」中擊敗了多間本港及世界知名大學,成為其中一間獲得金獎的學校,是首次有香港中學隊伍獲得此殊榮。   人體難以自行排走尿酸,尿酸濃度過高會形成晶體,令關節腫大和疼痛。研究團隊中有學生的親友因有痛風問題,故開始此項研究。經研究各類文獻及進行實驗,團隊發現可以利用大腸桿菌大量複製經基因改造的消化酶,再抽取此消化酶並注射進另一可食用益生菌,痛風患者進食後消化酶可協助排走尿酸,亦無副作用。團隊期望未來,可朝藥物製作方向研究。 另外,保良局何蔭棠中學與其他學校組成的聯校隊伍「Hong Kong JSS」亦在今次iGEM 中獲得金獎。同學們發現香港地少人多,「魚菜共生」耕種方法近年越受歡迎,但經常出現重金屬累積超標的問題。研究隊伍對大腸桿菌進行基因改造,將其變成能吸附重金屬的生物,他們讓大腸桿菌的金屬硫蛋白過度表達(over-expression),及將排走重金屬的運輸蛋白(cusF)基因敲除,令大腸桿菌吸 收重金屬能力大增,從而首創出細菌過濾器「B-CAD」,並於實驗證明細菌過濾器能以低成本減低魚菜共生系統中的重金屬水平。

Learn More

從咖啡杯種出一朵朵花(Chinese Only)

從咖啡杯種出一朵朵花(Chinese Only)
從咖啡杯種出一朵朵花(Chinese Only)
從咖啡杯種出一朵朵花(Chinese Only)

保良局夏利萊博士伉儷綜合復康中心職業康復導師梁海俊(Chinese Only)

(Chinese Only)不少人工作忙碌,處理份內事已花上大部份心力時間,或許難以再花心思於工作上。   但負責協助弱能人士投入職場的職業康復導師梁海俊(梁Sir)不認同,工作內,他不惜花數月費唇舌,只為教導學員何謂有禮貌;工作外,他跑到老遠上咖啡課程,只為熟習職場運作,好讓學員更易掌握其教學。梁Sir說,「這裡不止是一份工⋯⋯教學員好像種花,埋下種子,等待發芽,時間可能漫長,但終有一天看到,那種開心,非筆墨形容」。   27歲的梁Sir是保良局夏利萊博士伉儷綜合復康中心的職業康復導師,約在三年前起接手中心內的咖啡閣,為不同程度的弱能學員提供實習機會,學習一般咖啡店及小賣部的銷售工作和技巧。   咖啡閣起初只是如小賣部一樣,賣汽水、零食、罐裝咖啡,沒有燒賣、魚蛋等熟食。但梁Sir認為,職場工作沒這樣簡單,便利店有蒸爐賣小吃,咖啡店最少也有咖啡機,遂與上司商量,引入相近的設備。他說,「部分學員在宿舍生活,對社會事物感疏離和陌生,設備貼近生活,希望增強他們與社會的聯繫」。   雖曾在大型連鎖快餐店任兼職,但梁Sir仍自覺不熟悉咖啡店流程,故自行報讀咖啡課程,每星期在葵芳的小山腰下班後,就跑到新蒲崗的工廈上課,上足3個月。由起初不懂分辨咖啡豆,到後來懂得各類咖啡的水和奶比例,梁Sir甚至可以為咖啡拉花。   努力裝備自己,梁Sir希望能為學員顯出示範作用。他說,咖啡課程中導師是看示範,再讓他們嘗試,故用同樣方式指導學員,並加以鼓勵。   輕度智障學員鄭偉新(阿新)2、3年前初來實習時,性格內向,未明白如要對客人「有禮」的抽象概念,梁Sir解釋,因「有禮」包含說話語氣、面部表情等,故他每次招呼客人時,都以身作則,細緻如「收你幾錢、找你幾錢、多謝」,他都會堅持講。談起阿新現時已可處理賣咖啡的流程,早前更成功親手為家人沖咖啡,本因受訪而緊張的梁Sir都展露歡顏。   硬件以外,梁Sir更關心學員心態。以往有學員抗拒與他人溝通,非常不喜歡和他談話,即使他關心學員為何戴口罩,該學員都是只回一句:「唔關你事!」但隨他堅持每日關心學員,半年後該學員最終變成「開籠雀」,經常主動與他分享日常所見所聞。   面對各學員不同情況,梁sir付出更多耐性,甚至帶點長氣,像「乾淨」、「落場」的概念,只要學員不明白,他都會不厭其煩地再三講解。梁Sir說,「學員們不理睬他,其實很面懵,但只要是真誠關心學員,他們都會感受到。這裡不止是一份工,不是8時45分打卡,5時33分就可以說拜拜⋯⋯教學員好像種花,埋下種子,等待發芽,時間可能漫長,但終有一天看到,那種開心,非筆墨形容」 。

Learn More

(Chinese Only)彼此激勵 成就突破

(Chinese Only)彼此激勵 成就突破
(Chinese Only)彼此激勵 成就突破
(Chinese Only)彼此激勵 成就突破

(Chinese Only)保良局體適能教練團隊

保良局安老服務團隊致力推廣長者保健的理念,定期舉辦不同類型的運動訓練班,更於2003 年起推行長者健身訓練計劃,以鼓勵長者培養運動習慣,邁向健康晚年生活。   以人為本 從心出發   與成年人不同,長者在健身前需接受更嚴謹的評估。體適能教練會先了解他們的健康狀況,如患病記錄、服藥情況等,並按長者的運動習慣及目標,度身制定合適的健身計劃,例如︰避免讓關節出現嚴重退化的長者進行高強度及高負重的運動,以免傷勢惡化。然而,健身計劃不單只考慮了長者的身體狀況,保良局方譚遠良健樂中心主任—— 黎志榮(右圖)坦言更要照顧每位長者的心理狀況︰「並非所有長者都熱愛運動,特別當訓練未見成效會容易洩氣,所以我們更要想辦法提高長者的運動動機,例如除了讓長者接受器械訓練以外,鼓勵他們參與群體運動,與其他長者一同做毛巾操、跳健身舞等,讓快樂激發他們多做運動。」 助人自助 感染快樂   長者做運動所得到的成效雖然比年輕人慢,但持之以恆地堅持終會有所成效。黎sir 表示教練團隊最高興的莫過於是見證長者由「做不到」變成「做到」,想到多年前的一個成功個案,更是他一直堅持的動力,「婆婆起初因為膝關節退化而要以輪椅出入。經過訓練後,她逐漸可以以三腳架代步,甚至現在只需用拐杖便行了。」   也許運動點燃的不單只是長者的活力,他們轉變所帶來的喜悅,更是一直在點燃團隊服務的初衷。

Learn More

一包餅乾,帶來的滿足(Chinese Only)

一包餅乾,帶來的滿足(Chinese Only)
一包餅乾,帶來的滿足(Chinese Only)
一包餅乾,帶來的滿足(Chinese Only)

一包餅乾或許微不足道,但在梓朗心中,卻是珍而重之的禮物。

「有啲咩食物呀?粟米片、通粉,嘩,有餅乾!」梓朗是保良局「關愛無限‧共跨疫境」扶弱計劃的受惠者之一。他正就讀保良局幼稚園暨幼兒園,與父母及1歲的弟弟同住觀塘區的唐樓。早前本局探訪梓朗一家,了解他們在疫情下的生活情況,並送上營養包。梓朗對營養包的食物無比好奇,當看到餅乾時,即使隔著口罩,仍能感受到梓朗的笑容。梓朗興奮得把餅乾當作「毛公仔」,當晚整晚抱著它睡覺。梓朗媽媽翌日致電學校,哽咽著感謝學校和老師雪中送炭,簡單的一句︰「梓朗很喜歡你們送的餅乾。」,正正體現出咫尺善行的意義。   梓朗歡愉的笑容、媽媽感動的淚水,讓這包餅乾,價值遠超於其價格本身。   不少基層家庭受疫情影響,如同梓朗一家需要各界援手。保良局誠邀您加入「關愛無限‧共跨疫境」扶弱計劃,為受疫情影響的基層人士提供食物援助,尤其小朋友的基本營養需要。善長每捐款$350,可為一名低收入、失業及有需要人士提供為期一周的食物包/熱餐,或為一名基層兒童提供營養包。   捐款支持

Learn More

記住每一個面孔 守護每一段緣份(Chinese Only)

記住每一個面孔 守護每一段緣份(Chinese Only)
記住每一個面孔 守護每一段緣份(Chinese Only)
記住每一個面孔 守護每一段緣份(Chinese Only)

保良局總部門警盧俊文(Chinese Only)

(Chinese Only) 崗亭裡有冷氣、有座位,他卻總是走出來。在保良局總部進出的人,不論男女老幼,都獲門警盧俊文(Michael)熱切歡迎。早、中、夜更的忙碌工作,都沒能框住他的熱情;上班前後,Michael每星期好幾天都在總部擔任義工,協助照料幼童。看守總部是職責,守護孩子是他的初心。   不一樣的警衛工作 6年前打算開展半退休生活的Michael,在朋友介紹下成為保良局門警團隊一員。原以為當門警尚算輕鬆的他,入職後才發現這份工作不簡單。保良局總部除了辦公室,還有向公眾開放的歷史博物館、上下課時間甚為繁忙的幼稚園、安頓孩子的家舍和嬰兒組。既要應付出入車輛的安排,亦要留意學童安全;要小心核實進出人士身份,亦要歡迎公眾參觀博物館。 「阿女,返嚟喇?」面對每日以千計的人流,除了隨機應變,最穩紮穩打的方法就是認住常見的面孔。不論同事、老師、家長、小朋友,Michael總會逐一打招呼,情況許可更會寒暄一番。新同事入職,他亦會主動認識,「喺個腦入面登記佢個樣」。   總有享受的理由:「見到小朋友就開心」 令人訝異的除了Michael的記憶力,還有他敏銳的觀察力。哪些小朋友喜歡在水池看蝌蚪,哪幾個孩子升上小學後變得牙尖嘴利,他都一清二楚。大概因為察覺到Michael的細心和愛心,在保良局工作約兩年後,社工便介紹他成為義工。享受與小朋友相處的Michael當然一口答應。   起初Michael只是在活動前後佈置還原場地,後來便正式登記成為嬰兒組義工,協助照顧家庭有困難的幼童。為手抱嬰兒餵奶、與蹣跚學步的幼童玩耍、節日帶孩子外出遊玩,無論所照顧的小朋友是哪個年齡、哪種個性,Michael都甘之如飴。「返完日更,4點鐘就啱啱好去餵飯仔!」工作9小時後,一想起與小朋友見面,Michael就不覺疲累。   嬰兒組的孩子由初生至3歲不等,因家庭困難經社會福利署轉介送到保良局。當家庭環境好轉,小朋友便可以回家,與原生家庭重聚。相處了一段時間,突然不再見到某個孩子,Michael也曾感到失落:「每個小朋友情況都唔同,到佢哋可以返屋企嘅時候,真係會戥佢哋開心,但係又難捨難離。」   人來人往,每一段都是緣份 6年間,Michael見證了不少家舍孩子長大成人;已離開家舍的,卻總有回來的人,有的當義工,有的成為社工。看見孩子回饋照顧他們的機構,Michael份外欣慰。相信相識就是緣份的他,在崗亭內外留意着來往的每個人,目光不止於責任,更在對每個人的關心。

Learn More

(Chinese Only)運動是……由我,變我們

(Chinese Only)運動是……由我,變我們
(Chinese Only)運動是……由我,變我們
(Chinese Only)運動是……由我,變我們

(Chinese Only)保良局社工籃球隊

保良局社工籃球隊最初只由幾位來自保良局夏利萊博士伉儷綜合復康中心(夏中)的同事組成,現在已有二十多位來自不同社會服務部的單位同事參與,包括院長、社工、事務長、宿舍導師等,更愈打愈有默契,並在社工機構籃球賽中多次奪標。 原來球隊成立初期,夏中院長希望透過籃球增加同事歸屬感和交流,便組成一支球隊,報名參加社工機構籃球賽。球隊成立之初,球員之間不太熟稔,實力參差,純粹旨在參與。後來漸漸培養默契,實力和戰術方面均有所提升,陸續亦有新成員加入帶來新火花,並投選出教練和隊長,球隊狀態漸入佳境。其後每年都組隊參賽,近兩年的社工機構籃球賽事中更奪冠。   奪標靠團隊默契   社工籃球隊至今成立九年以來,領隊楊子奇(Steven)( 上圖右一) 一直都是重心球員,曾與不同組合的隊員經歷了一場又一場的比賽,讓Steven 印象最深的可算在第二十五屆的社工盃季軍賽。他憶述當時與另一位隊員相繼扭傷,士氣一度低落,憑著隊友冷靜和嚴密防守下,終捧得季軍。Steven 分享︰「由於隊員來自不同的服務單位,各自因為工作及家庭關係,即使賽季也只能一星期練習一天,能夠勝出比賽全靠隊員自行練習,而領隊、隊長和教練就好像蒸氣火車頭一樣帶動著整支隊員,凝聚團隊向心。一個有團隊合作精神的團隊並非著重獎盃的多寡,而是靠隊員向著一致的目標勇往直前,互相感染方能取得成功。」

Learn More

琪琪媽媽:「感謝保良局伸手扶了我一把。」(Chinese Only)

琪琪媽媽:「感謝保良局伸手扶了我一把。」(Chinese Only)
琪琪媽媽:「感謝保良局伸手扶了我一把。」(Chinese Only)
琪琪媽媽:「感謝保良局伸手扶了我一把。」(Chinese Only)

面對收入驟減、前景不明,琪琪媽媽承受著生活上,以至情緒上的無比壓力。

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出現,影響整個社會及多個行業,作為家中經濟支柱的丈夫至今也只當過兩、三天散工,經濟負擔一下子變得沉重。面對收入驟減、前景不明,琪琪媽媽承受著生活上,以至情緒上的無比壓力。   琪琪媽媽比想像中堅強,她明白身為兩個女兒眼中的榜樣,要勇敢地守住這頭家,不讓情緒影響女兒開心的童年。   女兒琪琪就讀保良局幼稚園暨幼兒園幼兒班,因疫情影響下已停課多月,長時間留在家中,琪琪媽媽要花更多時間照顧女兒、投注更多心力。 例如女兒沒有上學,要額外準備平時由學校提供的奶粉、午餐等;丈夫沒工開閒待家中,沒有收入亦令婆媳關係惡化。生活上所有事情變得方寸大亂,使她很迷網,甚至手足無措。   「好感恩,好像伸手扶了我一把。」琪琪媽媽多謝保良局對她的支援,送上食物及營養包,補足小朋友基本營養需要;老師每星期都會致電關心她們的近況,甚至提出可以把孩子送回學校暫託等支援。   保良局邀請您在這關鍵時刻伸出援手,支持保良局「關愛無限 ‧ 共跨疫境」扶弱計劃,為受影響的基層家庭,尤其是小朋友送上及時雨。   捐款支持

Learn More

(Chinese Only)

(Chinese Only)
(Chinese Only)
(Chinese Only)

(Chinese Only)

(Chinese Only)

Learn More

(Chinese Only)玩樂中學懂珍惜與環保 流動玩具圖書車分享快樂

(Chinese Only)玩樂中學懂珍惜與環保 流動玩具圖書車分享快樂
(Chinese Only)玩樂中學懂珍惜與環保 流動玩具圖書車分享快樂
(Chinese Only)玩樂中學懂珍惜與環保 流動玩具圖書車分享快樂

「爹哋媽咪,我要借玩具!」

(Chinese Only)小朋友總希望有新玩具,但玩具種類太多,難道小朋友每次玩厭便要再買新玩具?此舉既浪費亦不環保。保良局流動玩具圖書車穿梭本港7 個公共屋邨,免費借出圖書及玩具予小朋友,讓他們學懂「有借有還」,玩樂之餘建立責任感及學會珍惜玩具,亦令玩具生命得以延續,達致環保效果。   保良局流動玩具圖書車服務獲香港玩具廠商會及香港玩具協會慷慨捐款支持營運及增添玩具,現時車上有約500 件玩具及150 本圖書,供幼兒至13歲兒童免費借用。小朋友借用玩具或圖書前需申請加入成為會員,憑會員證每次借用1 件玩具或1 本圖書兩星期,並可於玩具圖書車下次到訪時續借一星期,如歸還後可再借用其他玩具。 負責服務的保良局周兆初紀念青少年發展中心主任鄭啟良表示,為培養小孩的責任感,他們借用玩具時需要簽名,歸還時工作人員會當面點算配件,讓孩子從中獲得成功感,得知自己有能力保管好玩具,而逾期歸還玩具亦會被罰款5 元。他又指流動玩具圖書車十分受家長及小朋友歡迎,每年服務多達25,000人次,期望未來可獲得更多善長捐款,拓展成車隊將服務推廣至更多地點,落區入邨分享快樂,又計劃未來在各屋邨舉辦回收玩具活動,鼓勵市民捐贈仍然「新淨」的舊玩具,與他人分享快樂。   查詢詳情 電話 3462 6260 電郵 [email protected]

Learn More

(Chinese Only) 如鄰舍的咫尺情

(Chinese Only) 如鄰舍的咫尺情
(Chinese Only) 如鄰舍的咫尺情
(Chinese Only) 如鄰舍的咫尺情

食物包有麵好正!樣樣都齊,幫輕咗我好多!我又可以煮腸仔麵俾孫女食!

帶著食物援助包來到受助者譚婆婆的家門前,隱約看到鐵閘布簾後的譚婆婆出來迎接。「係咪吳姑娘呀?好耐無見,好掛住你啊!」隨行的吳姑娘熟練的叫我們踏入家門,然後與譚婆婆一起整理桌椅。一坐下,譚婆婆又說,「婆婆唔叻,唔識字,好彩你叫吳姑娘,12345我仲識,我識叫你5姑娘。」兩人相視而笑,彷如老朋友相聚。   譚婆婆也算是保良局的「老朋友」,她2014年開始接受本局食物援助。   譚婆婆每月生活只靠長者生活津貼,女兒多年前已失去聯絡,婆婆現在獨力照顧13歲的孫女,屬跨代照顧個案。譚婆婆早年於地盤工作時弄傷了兩腿膝蓋,關節亦開始退化,近年只能靠拾紙皮增加收入,近月因疫情緣故,婆婆怕感染病毒傳染孫女,因此已放棄了拾紙皮工作,只能在生活上更加慳。她數日才捨得換一次口罩;每天早午餐加起來當一餐;每次到食物銀行拿食物,為了慳2元搭車錢,寧願步行超過30分鐘去領取物資;她常掛在嘴邊的是「希望留多一點給孫女」。   因此,當譚婆婆知道保良局扶弱計劃讓她可以得到額外的食物包時,她萬分感激保良局。「食物包有麵好正!樣樣都齊,幫輕咗我好多!我又可以煮腸仔麵俾孫女食!」婆婆拿著食物包中的超市禮券喜從心來,還興奮的告訴孫女「我哋可以去買多啲腸仔了!」   當我們關心婆婆夠吃與否時,譚婆婆感恩的說「夠了夠了,我不會多取,夠用就可以了。我哋窮,但也有人比我哋更窮,夠用就可以了!」婆婆很少為自己打算,整個傾談過程常常問我們坐得辛苦與否,又抱歉只有風扇沒有冷氣,還叮囑一段時間沒見的吳姑娘早點回工作間,「你早點回去吧,用了你一個小時,食物銀行忙著呢!」   平日分發食物援助時,吳姑娘也會把握機會關心受助者身心狀況,支援受眾物質的同時,也給予他們情緒上的關顧。但因疫情緣故,食物銀行需要支援更多基層家庭,個別關顧時間也相應減少了。吳姑娘知道我們上門訪問譚婆婆,她也特意調時間來見見婆婆,除為了來探探老朋友,也想親手將這食物包送給她,免卻她來回步行之苦。   一個食物包,一小時相聚,一見如故。食物援助紀錄表上是一個名字,背後卻是一個為照顧孫女努力生活的長者故事。分發食物,可以是機械式的工作,也可以是一個雪中送炭的咫尺善行。

Learn More

(Chinese Only) 把握幼兒發展黃金期 學前康復專業治療車提供適切訓練

(Chinese Only) 把握幼兒發展黃金期 學前康復專業治療車提供適切訓練
(Chinese Only) 把握幼兒發展黃金期 學前康復專業治療車提供適切訓練
(Chinese Only) 把握幼兒發展黃金期 學前康復專業治療車提供適切訓練

「我要玩遊戲!」

(Chinese Only)當自己的孩子被懷疑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簡稱SEN)傾向,作為家長當然擔心不已,只要好好把握0 至6 歲嬰幼兒的發展黃金期,情況定可大有改善。保良局在2016 年開展「傲翔計劃」到校學前康復服務,為6 歲以下有特殊需要的幼兒提供到校專業支援,更引入全港首架「學前康復服務專業治療車」。專業治療車由保良局自資營運,並獲得保良局丙申年郭羅桂珍主席捐款支持服務營運,為幼兒提供一個理想的訓練環境。   專業治療車穿梭於港九新界的幼稚園暨幼兒園,為有需要的學校提供支援。保良局言語治療隊長馬嘉敏表示,由於不少幼稚園的校園空間有限,訓練時間與上課時間重疊,難以騰出課室作訓練場地。再者,進行訓練期間需要一個安靜、隔音的地方,專業治療車正好解決有關問題。車身可劃分成兩個小訓練室,同時為兩名幼兒提供一對一的治療服務,以達致治療的最佳效果。 別小看專業治療車的車身小小,車內卻收藏了各式各樣的專業器材,如言語治療訓練圖卡、小手肌訓練遊戲、專注力提升教材、社交技巧玩具、各類圖書等。治療師會因應孩子的需要,配合使用適當的器材進行跨專業的訓練,如大小肌肉、認知、語言及社交情緒等,讓幼兒在遊戲中學習到不同的知識及技能。   專業治療車自營運以來,得到不少家長的正面評價,周爸爸就是其中一位。他在兒子筠霖大約2 歲左右,發現他不願開口說話,又不肯與人有任何交流,經初步評估後發現兒子有自閉症傾向。就讀保良局屬下學校的筠霖,幸得到學校的轉介,輪候數月便開始接受「傲翔計劃」到校學前康復服務,礙於校園空間有限,治療師遂安排筠霖於治療車上進行一系列的訓練。現年4 歲的筠霖持續接受兩年多的訓練後,情況有明顯改善,個性變得活潑多言,樂意與同學一齊玩,非常喜歡校園生活。」 目前保良局傲翔計劃共有6 支專業團隊提供服務,未來亦會繼續與不同學校聯繫,以支援更多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小朋友,盼每個孩子都可以發光發亮。

Learn More

(Chinese Only) 不止果腹 還能溫暖人心

(Chinese Only) 不止果腹  還能溫暖人心
(Chinese Only) 不止果腹  還能溫暖人心
(Chinese Only) 不止果腹  還能溫暖人心

「為了買藥,日常生活慳得就慳,一碗清菜粉麵就當一餐。」

83歲的劉伯伯與71歲的太太同住觀塘區,主要靠高額長者生活津貼生活。二人皆患有長期病患,劉伯伯患有嚴重糖尿病,每天都需要自行注射胰島素控制病情,惜胰島素並不屬於醫療豁免藥物內,故每月僅有的津貼大部分都用來買藥,經濟壓力沉重,已無力再負擔糧食和日用品,平日清菜加粉麵就當一餐,談不上什麼營養。   劉婆婆則患有心臟病、高血壓、高膽固醇等,雙眼又因為黃斑點病變和青光眼,現時只餘下2、3成視力,不久前更發現身體出現如雞蛋大小的腫瘤。婆婆受盡病魔煎熬,情緒低落,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反覆,擔心受到感染,令抑鬱症加劇了許多。 保良局劉陳小寶長者地區中心同事有見劉伯伯夫婦的需要,便貼心送上防疫物資、寄上餐飲劵,又不時致電慰問婆婆,提供情緒和生活上支援。當婆婆得悉保良局推出「關愛無限‧共跨疫境」扶弱計劃,可以與丈夫一起享用營養熱餐,她十分感激,「感謝保良局一直以來的關顧,在疫情期間送上防疫用品,又提供食物援助,在捉襟見肘的情況下,深深感受到人間溫暖。」 原來簡單的一句窩心的問候、一份看似微不足道熱餐,對於劉伯伯夫婦來說,意義重大。 保良局邀請您在這關鍵時刻伸出援手,支持「關愛無限‧共跨疫境」扶弱計劃,只要捐款$350,就可以為一名低收入、失業及有需要人士提供為期一周的食物包/熱餐,或為一名基層兒童提供營養包。 計劃至今得到不少善長支持,籌得可以惠及60,000人次的食物援助。近日疫情趨勢令人擔心,經濟下滑,對基層家庭的影響尤大,希望各位繼續伸出援手,與弱勢社群共跨「疫」境。

Learn More

聖誕溫情餐 家舍廚師煮出愛的味道 (Chinese Only)

聖誕溫情餐 家舍廚師煮出愛的味道 (Chinese Only)
聖誕溫情餐 家舍廚師煮出愛的味道 (Chinese Only)
聖誕溫情餐 家舍廚師煮出愛的味道 (Chinese Only)

保良局家舍助理廚師植東雲 (Chinese Only)

(Chinese Only)當人人在慶祝聖誕佳節時,誰又會想起那留守於廚房,默默為大家預備聖誕大餐的幕後大廚?保良局家舍助理廚師植東雲(雲姐)任職32年,每日為總局家舍超過300名的兒童及青少年預備飯菜。10年前起,家舍開始舉辦聖誕聯歡晚會,她便一直負責預備派對上的食物。咖哩魚蛋、啫喱糖、紅豆糕、炸雞翼等,全都是雲姐的拿手菜式。她與其他家舍廚師一同默默地為小朋友預備食物,讓他們在晚會愉快享用。   要準備豐富的聖誕大餐,一點也不容易,早於晚會前一天,雲姐便已開始準備工作。入廚經驗豐富的雲姐,炸雞翼時更只需要目測,便可知雞翼生熟程度。色彩繽紛的啫喱糖,更是家舍孩童的至愛,每次見到五彩繽紛的啫喱糖上桌,便已興奮大叫,傳來一陣陣的「嘩嘩聲」。   晚會當日,雲姐需事先預備好食物才有空到場觀賞小朋友表演,感受聖誕氣氛。但表演一完,她又要馬上走回大廚房,將已準備好的食物端出來供大家享用。   雲姐笑言每次看到孩子吃光所有食物,跟她嚷着「阿姐呢個好食,我要多啲」,以及他們天真爛漫的笑容,是她工作的動力。   雲姐本來已於去年退休,但很快又再度「回巢」,出任助理廚師,她表示「我不捨得家舍的小朋友,30年來一直見證他們成長,我覺得好開心,所以想一直繼續在此工作下去」。

Learn More

(Chinese Only)從遊戲中反思人生 「生命號」在社區撒播幸福種子

(Chinese Only)從遊戲中反思人生 「生命號」在社區撒播幸福種子
(Chinese Only)從遊戲中反思人生 「生命號」在社區撒播幸福種子
(Chinese Only)從遊戲中反思人生 「生命號」在社區撒播幸福種子

「原來長者平日嘅感受係咁㗎……」

(Chinese Only)關於「生死」似遠又近,此刻我們可能健康快活,下一刻可能病患纏身,誰也無法預料將來會過得怎樣。「保良局華永會生命號」流動生命教育中心專車走入學校和社區,希望透過互動的形式,讓參與者認識不同人生階段的苦與樂,反思生命的價值和意義,學習以正面樂觀的思維面對人生的挑戰,做到感恩知足,活在當下。   與課堂式的生命教育課不同,「生命號」每次出隊總給人一種辦嘉年華會的感覺,大大小小的攤位各有主題。「幸福自拍照相館」讓參與者拿着打氣卡牌及道具,跟自己拍照留影,藉此學習欣賞自己、感謝自己;「老是這樣的一回事」體驗活動讓參加者戴上眼罩、耳罩,穿上負重背心,在看不清、聽不見、走不動的情況下完成一系列的任務,藉此體驗長者及殘疾人士在日常生活中的困難,學習體諒他們的需要。而「生命號」流動專車則化身成「生命靜思體驗館」,在車上播放生命教育短片,讓參與者反思與家人朋友的相處,傳達「愛要及時」的訊息。   每次出隊總會看見長者義工的身影,他們親力親為,協助中心職員營運攤位,與參加者訴說人生,引導他們反思人生。保良局華永會「生命號」計劃負責主任張銘森表示,「生命號」是一個助人助己的計劃,長者義工人生經驗豐富,是一本活的「故事書」,他們的經驗分享讓年輕人學習如何從容地面對生活的壓力與挑戰,同時讓長者在人生下半場發展新的興趣, 為晚年賦上新意義。   生命教育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一次的巡迴或許未必可以讓人懂得活在當下,但就如張主任所言,「生命號」走入社區,為公眾提供空間討論生與死,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或許這只是萍水相逢的相遇,但長者義工的分享、遊戲的體驗早已在參與者心中埋下了種子,讓他們邁向感恩知足的幸福人生。

Learn More

家舍兒童顯廚藝 煮出溫暖農曆年 (Chinese Only)

家舍兒童顯廚藝 煮出溫暖農曆年 (Chinese Only)
家舍兒童顯廚藝 煮出溫暖農曆年 (Chinese Only)
家舍兒童顯廚藝 煮出溫暖農曆年 (Chinese Only)

「睇住佢哋嘅廚藝不斷進步 宜家佢哋可以煮到一餐咁好食嘅團年飯喇!」

保良局家舍「家煮食」計劃提供機會讓家舍兒童親自入廚,藉此訓練他們溝通技巧及自理能力,並從入廚中明白食物製作並不容易,學會珍惜。適逢農曆新年,一群家舍兒童親自煮出一頓色香味俱全的團年飯,與家舍家長慶賀新春。     親力親為 選購食材 一清早,5位家舍兒童便與家舍家長葉姑娘在銅鑼灣街市採購食材。有些兒童負責挑選材料,有些則負責付款結帳;而葉姑娘一邊拿著購物清單點算食材,一邊從旁指導。葉姑娘指,為了讓家舍兒童學習生活技能和與人溝通的技巧,她會讓他們商討菜單,買菜時亦會讓他們負責。   自學成「大廚」  事實上,他們並非首次入廚,今年就讀中五的黃惠霖指,自小看到別人入廚,便感到十分有趣,於是慢慢開始接觸烹飪,不時在家舍烹調不同菜式。   她現在已成為姑娘口中的「大廚」,間中更會設計菜式,而最擅長的菜式有西蘭花炒雞柳、檸檬雞翼等。她指,平日家舍家長會教他們如何分辨及挑選食材,例如辨別生菜和椰菜,亦會指導下廚,令她廚藝不斷提升。   分工炮製新春茶式 為節日倍添氣氛 為了迎接農曆新年,除了有炒年糕外,更準備了罐頭鮑魚、時菜炒臘味和素翅,更有蘿蔔糕和馬蹄糕等應節食品。由於團年飯菜式較多,家舍兒童分工合作,家舍家長從旁協助。較年長、下廚經驗較豐富的負責炒菜、煎糕,年紀較小的則負責洗菜、切芥蘭等工序。     從入廚學習獨立與珍惜 從買菜到所有菜式上桌,一群家舍兒童只花了兩個小時,便煮出五餸一湯的家常小菜。兒童組主任梁潔儀指,「家煮食」活動已持續超過二十多年,主要是想讓家舍兒童變得獨立,透過親身到街市選購食材,與檔主溝通,能訓練他們的溝通技巧及膽量,同時親自入廚能讓他們明白食物得來不易,要珍惜食物。

Learn More

(Chinese Only)愛.無分地域與種族

(Chinese Only)愛.無分地域與種族
(Chinese Only)愛.無分地域與種族
(Chinese Only)愛.無分地域與種族

給特殊需要孩子一個溫暖的家

  (Chinese Only) Leon 是個早產寶寶,關節及活動能力較遜於一般孩子,因為原生家庭未能照顧他,3 歲以前住在保良局幼兒之家。2018 年的10 月,Leon 正式成為Chris 與Kathi 的領養孩子,到美國展開了新的家庭生活。       Chris 與Kathi 仍然記得最初見到Leon 的時候,雙方語言不通,帶著一點點好奇、一點點探索,慢慢的親近、接觸。Chris 與Kathi 夜裡陪伴Leon 一起入睡,為Leon 唱歌、讀故事書、一起看電影。感受到被愛的Leon 雖然不懂用英語表達,但他會用他的小手觸碰Kathi 的臉,加上一個小小的吻,表達自己的愛意與感激之情。不經不覺,Leon 已成為Chris 與Kathi 家庭的一份子逾一年了,Leon 與Chris 及Kathi 的三個子女相處融洽,大家一起旅行、過聖誕節、開生日會。   Leon 的身體狀況,沒有令Chris 與Kathi 一家人對他的愛減少,對他們而言,愛是無條件的,而Leon 的加入令他們的家庭更幸福美滿。                   同樣找到溫暖的家生活的還有4 歲半的Cana。2018 年3 月,Cana 正式到美國與領養父母- Bryan 與Shannon,以及他們的兒子生活。   Cana 出生時身體有不同的毛病,比一般孩子需要更多的關顧以及治療,經常需要看醫生,但Bryan 與Shannon 從不介懷,只想給予Cana 最好的照顧、最大的安全感以及最窩心的愛,對他們而言,最大的回報,便是Cana 健康快樂地成長,以及Cana 的一聲「Mommy」、「Daddy」。Bryan 與Shannon 笑說,雖然Cana 與兒子不是親生兄弟姐妹,但現在親近得像「孖生」一樣。 雙方能建立如此牢固的信任與牽絆,Bryan 與Shannon 表示,最重要的是對孩子坦誠,他們會坦白地與Cana 分享領養經歷,好奇寶寶Cana 的提問,他們都會一一回答。待Cana 長大後,Bryan 與Shannon也會陪伴她一同回港尋根,尋找屬於她生命中的經歷。       錢倩君主任 保良局領養服務組   為孩子尋找一個最合適的家 社會上有部份孩子因為不同家庭問題未能得到父母妥善照顧,保良局透過領養服務安排,為孩子「尋家」,惟當中一些孩子因為年紀、健康、生父母複雜背景等問題,未能獲安排本地家庭領養,便轉介到海外家庭領養。保良局領養服務組主任錢倩君希望,本港社會大眾可以多認識及了解待領養兒童的個別需要,開放自己的心和家庭給一些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我們相信領養是一種祝福,我們的目標不是為家庭尋找最適合的孩子,而是為孩子尋找最適合的家庭,讓領養父母和被領養孩子都能透過領養改變及祝福互相的生命。」   保良局領養服務組查詢電話︰2277 8403

Learn More

「我同仔仔講,人生無咁順⋯⋯但係都要堅持落去,雖然有波折,但總會過去。」(Chinese Only)

「我同仔仔講,人生無咁順⋯⋯但係都要堅持落去,雖然有波折,但總會過去。」(Chinese Only)
「我同仔仔講,人生無咁順⋯⋯但係都要堅持落去,雖然有波折,但總會過去。」(Chinese Only)
「我同仔仔講,人生無咁順⋯⋯但係都要堅持落去,雖然有波折,但總會過去。」(Chinese Only)

食物援助計劃受助媽媽阿平

每日在菜檔做兼職、接子放學,母子兩人攜手回家,吃一頓家常便飯,是申麗平(阿平)最簡單的幸福。不過,兒子耀揚約在半年前,右腳股骨突然移位,需要套上支架長期卧床。 相依為命的兩母子生活大亂,10 歲大的兒子頓成嬰兒,洗澡、如廁都要照顧;阿平難以離家工作,柴、米、油、鹽、房租等金錢壓力湧至,她都會偷偷躲起來哭。但擦乾眼淚後,就繼續上路,四出尋求幫助。她說:「做阿媽係咁㗎啦,堅持!如果唔係我個仔點算!」 五年級的耀揚與其他小孩無異,好玩好動,最愛打籃球。去年11 月,耀揚右腳膝蓋疼痛,阿平起初以為只是兒子太好動致肌肉酸痛,帶他去看鐵打。但他其後膝蓋腫脹,無法走路,一到急症室就要立即留院。原來兒子患上罕見兒童疾病「股骨頭缺血性壞死」(PerthesDisease);阿平憶述,當時已心知不妙,「醫生話佢右邊股骨移位,仲有骨枯,要做大手術」。   擔心兒子未必能承受手術,阿平一邊聽醫生解釋,已一邊淚流滿臉。可幸是,手術前仍有一線轉機,假若耀揚帶上支架後,穩定到股骨位置,能夠靠骨頭增生,移正股骨,未必需要做手術。為了讓兒子有機會逃過手術,阿平將耀揚接回家照顧。塑膠製支架套著耀揚的腰部至大腿,轉身都有難度,更莫說要自理。阿平說:「真係當佢BB 咁,抱佢起身,推佢沖涼、去廁所。」   原在菜檔的兼職因而放棄,阿平已是「手停口停」,房租限期將至,本堅持自力更生的她要申請綜緩,每次到元朗市中心交文件,都不能留下耀揚一人在家,只好推著兒子上輪椅,擠上輕鐵綫,其間更要擔心耀揚的右腳受碰撞而移位。四周的壓力令阿平難以入睡,亦常常流淚,但為免影響兒子心情,亦只得偷偷地哭。   綜緩審批期需時,其間阿平四處打探不同的經濟緩助,最終認識到保良局轄下,服務元朗和天水圍區的「天朗膳糧坊」的短期食物援助計劃。阿平說,一致電已有即時回應,社工得悉她不便外出,就派人家訪,「一見到吳姑娘已唔識講嘢⋯⋯ 覺得好溫暖」。   食物援助最長為期8 星期,派發乾糧如米、麵、餅乾、超級市場現金券等。計劃因應阿平特別需要,提供上門派餐服務。一包餅乾已令耀揚很高興,阿平說,兒子拿著餅乾不放呢。   透過食物援助計劃,阿平渡過了綜緩審批期,兒子卧床半年後,情況已大大改善,可望未來可拆除支架。耀揚學業因病而暫停,他時有擔心,但阿平勉勵他,照顧好身體,不怕沒將來,「我同仔仔講,人生無咁順⋯⋯ 但係都要堅持落去,雖然有波折,但總會過去。」 天朗膳糧坊 查詢電話︰ 2658 1511

Learn More

(Chinese Only)為自己而跑

(Chinese Only)為自己而跑
(Chinese Only)為自己而跑
(Chinese Only)為自己而跑

(Chinese Only)保良局馬錦明中學—莊騏駿同學

保良局馬錦明中學自2017-2018 年度開始推行Poma Run 計劃,鼓勵師生每週四放學後一起街跑,藉運動推廣「正向教育」。學生莊騏駿(阿駿)自小性格文靜,一直對運動缺乏興趣,升中後參加了Poma Run 計劃,才讓他真正「動」起來:「當時全級同學及相識的朋友都參加,所以就跟大家一起玩。」就這樣踏出第一步。   為挑戰而跑 「街跑」聽起來輕鬆,其實要求不低:路程從學校籃球場跑出大街,最少要完成一至兩公里,對沒有運動習慣的阿駿來說,實在有點吃力:「記得有一次太陽很曬,那時步速還未穩定,又熱又累,眼見其他同學已經跑遠,當時有點絕望,幾乎要放棄了。」幸好他做了另一個決定,「但我仍然渴望下次可以跑得更遠,所以必須完成這一次鍛鍊,最後我沒放棄,一直跑到終點。」那一次堅持,成為了阿駿成長的起點。   在教練的指導和老師的鼓勵下,加上恆常的鍛鍊,阿駿從只能跑完一圈,到現在已可完成全程三圈,即大約三公里。一年後,他更獲得全年個人參與獎第二名,「以前我對做運動沒信心,自從取得銀牌後,我認為我可以做到!」真正收穫的,遠遠超過一面獎牌—— 如今阿駿更加入了柔力球表演隊,連帶讀書的心態也更積極,難怪他不忘初衷,「之後我會繼續參加 PomaRun,想獲得更多獎牌和增強運動能力。」那就繼續跑下去吧!

Learn More

車廂以外 享受多重角色身份(Chinese Only)

車廂以外 享受多重角色身份(Chinese Only)
車廂以外 享受多重角色身份(Chinese Only)
車廂以外 享受多重角色身份(Chinese Only)

保良局周鴻標老人日間護理中心車長羅永瑞(Chinese only)

(Chinese Only) 工作框框以內,羅永瑞是長者中心的小巴車長。他盡責、守時,每天安全接載長者來往中心及住所。   跨出工作框框,他早已把這個工作了16年的地方視為自己的第二個家,結合自己的興趣與專長,在工餘時自我增值,鍛鍊出多重身份,他既是中心的「開心果車長」、也是中心的「維修大師傅」,也是「道具大王」,亦是「養魚達人」,為的只是希望他的另一個家變得更溫馨︰「為自己屋企做事,令家人高興,不會覺得累不會辛苦。」 開心果車長 羅永瑞任職保良局周鴻標老人日間護理中心的車長,今年已經踏入第16個年頭。   羅永瑞沒有將小巴車長當成是庸庸碌碌的平凡工作,在他眼中,中心的小巴不只是方便長者往返中心的接載工具,更是可帶給長者歡樂的相處空間,「路上塞車可能會令人不耐煩,但亦可以係一個同老友記加深認識的機會,講下笑話、趣聞氹佢哋開心。」和藹可親、笑容滿面、充滿朝氣的羅永瑞,讓中心每位老友記倍感親切可靠。   維修『大師傅』 做好車長本份,羅永瑞亦跳出工作框框,希望讓中心──他的第二個「家」變得更好。他會在工餘時間看書、上網累積維修知識,協助中心一些簡單維修工作──換光管、修理水龍頭等「小兒科」問題固然難不到他,甚至去水渠淤塞、牆身滲漏、車輛保養等較複雜的他也能應付自如。   道具大王 每逢中心舉辦各類型活動,也不難發現羅永瑞的身影,攤位遊戲用具、抽獎活動輪盤等道具、儲存架等傢俱,甚至是認知障礙症長者鞋上的磁性鞋釘,部分也是自他的一雙巧手,「中心10多年前開始招收有認知障礙症嘅長者會員,佢哋可能有遊走行為,安裝咗磁性鞋釘,配合中心大門嘅防遊走警報器,可以大大減少佢哋自行離開中心而走失嘅風險。」   養魚達人 要預防認知障礙症長者遊走,除了硬件配合,留住長者的「心」也很重要,中心經理及主任與羅永瑞於是構想,在中心擺放一個大魚缸,養一些鮮艷的熱帶魚。羅永瑞自發積極搜尋資料、報價、購買擺設、學習養魚及種水草的知識及技巧,邊學邊做,漸漸成為中心的「養魚達人」,轉眼間已養了好幾代魚兒。羅永瑞會經常與一眾長者分享魚兒的出生和成長故事,色彩斑斕的大魚缸吸引不少認知障礙症長者駐足賞魚及協助餵食,遊走行為大大減少。   長者的笑顏,是羅永瑞最大的滿足感與成功感,也是他跨出工作框框外看到最美麗的風景。

Learn More

(CHINESE ONLY)運動是……打開心窗的匙

(CHINESE ONLY)運動是……打開心窗的匙
(CHINESE ONLY)運動是……打開心窗的匙
(CHINESE ONLY)運動是……打開心窗的匙

(CHINESE ONLY)前家舍住宿兒童 —王思敏Cathy Wong

Cathy 2 歲時,因家庭問題入住保良局家舍。性格內斂的她不太擅於與人溝通相處,朋友不多,說話不多,直至遇上了欖球,徹底打開了她的世界。欖球是種簡單的快樂Cathy 從小熱愛運動,自學了乒乓球、籃球等。偶然一次看見別人在球場上打欖球,便被這項運動吸引。   透過本局與香港欖球總會合辦的語文培訓計劃,Cathy 自2013 年起接受欖球訓練,並獲資助到海外參加欖球活動及文化交流,一步步成為青年欖球錦標賽的香港代表。回想當日看見別人在球場上作賽的畫面,她表示,「感覺欖球帶給運動員的快樂是很純粹、很簡單,也是我喜歡欖球的原因」。欖球帶我遊歷世界年僅18 歲的Cathy,已經代表香港到過多個國家參加欖球比賽,如去年8 月到老撾參與亞洲欖球總會20 歲以下亞洲七人欖球賽,她坦言︰「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有機會可以代表香港到世界各地作賽,這個夢想對以前那個小女孩來說,有點遙不可及,但現在我覺得我可以」。 運動是種共通語言 去年9 月,Cathy 獲選到訪日本觀摩2019 年世界盃欖球賽,學習頂尖運動員的技術,並與來自世界各地超過一百名年青運動員交流。雖然母語不同,但他們對欖球的熱愛卻打破了語言的限制,成為了他們之間的共通語言,讓她認識了來自泰國,甚至是約旦的朋友︰「以前的我不太自信,但欖球讓我變得健談,使我認識了更多的朋友,謝謝欖球擴闊了我對這世界的想像」。

Learn More

特殊孩子媽媽的分享(Chinese only)

特殊孩子媽媽的分享(Chinese only)
特殊孩子媽媽的分享(Chinese only)
特殊孩子媽媽的分享(Chinese only)

「你個仔係咪傻架?」有哪個母親聽到不心痛?

母親背起孩子,所擔起的除了孩子重量,更有別人目光、家人想法、長輩意見、同儕壓力、自我質疑、對孩子期望,那重量有時令媽媽也忘記了自己。   特殊孩子媽媽情況更甚。   五歲的梓謙有自閉傾向,梓謙媽媽在照顧孩子時像變了另一個人。 「我會乜都鬧左先,好想佢快d跟上進度,好想佢快d肯聽從指令。」 怒氣背後,是壓力,是無助,是擔心。 「好想兒子由主流教育轉到特殊幼兒中心,呢個係對佢最好安排,長輩卻反對。喺公眾地方,因為兒子唔聽話,外人常時報以奇怪目光,最難聽係聽到人講『你個仔係咪傻架?』令我自信心好低落。」   自閉症孩子不善表達情感,因此社交能力亦較弱。在管教上,父母很想改善,卻有時適得其反,變成了壓力的源頭,關係的破口。   一年多前,梓謙開始在保良局曹金霖幼兒學習中心受訓,梓謙媽媽亦在社工及臨床心理學家的幫助下,了解如何管教特殊孩子。   中心強調建立孩子自信,鼓勵梓謙做小班長;治療師亦作出針對性介入,以梓謙喜歡的英文作切入點,開始訓練。起初梓謙在上堂時仍有打人的行為,一年多後,行為及自我管理能力亦大大改進。   至於梓謙媽媽,亦在過程中重新認識自己,掌握母子關係的真諦。   「我唔可以將別人標準掛喺自己兒子身上,以前嘅我,一心想兒子進步,卻無理會自己都應該要進步,過份要求孩子其實係無用嘅。社工同埋臨床心理學家令我了解到,我疏忽左自己做家長嘅應有態度。我好想多謝盧經理、社工馬姑娘、臨床心理學家吳生,喺我最困難嘅時候陪住我成長!」   曹金霖幼兒學習中心盧頴經理表示:「我好欣賞梓謙媽媽好努力去學習,亦都好重視同梓謙嘅關係。喺幫助特殊孩子嘅同時,我哋更加需要係陪伴家長去面對,因為一方面家長扮演好重要嘅角色,佢哋嘅積極參與、正面接納小朋友嘅態度,對改善孩子情況帶來事半功倍,另一方面,家長往往係最受壓果個,我哋必須要有專業支援。」   表達能力、情緒控制的改善,令梓謙在最新一次評估只是輕度,更令梓謙媽媽感到欣慰是,他與兒子關係的改善,「兒子常時會走來叫我一齊玩車車,又要我抱抱。」當問到有什麼說話想跟梓謙說,媽媽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說:「梓謙多謝你陪住我,我哋一齊努力,你嘅出現,令我知道媽媽有好多野都要學習,多謝你俾機會我學習做一個好媽媽!」   世上最難擔任的崗位,就是父母,然而,卻只能邊做邊學,梓謙媽媽回顧自己與孩子的改變,很想勉勵同路人:「你開心,孩子就會開心架!所以,盡量自己開心一點,放鬆一點,孩子係會俾你嘅欣賞打動架!」   淚水養大孩兒,在此向每一位媽媽,送上最真摯的祝福及感謝。

Learn More

The Walking Miracle

The Walking Miracle
The Walking Miracle
The Walking Miracle

It is hard to believe she is diagnosed with rare disease which leads to developmental delay and affected her mobility few years ago.   

Watching such a lively little girl Olava keeps running and jumping at the field, it is hard to believe she is diagnosed with rare disease which leads to developmental delay and affected her mobility few years ago.      Olava was referred to Po Leung Kuk Yuen Long Early Learning Centre in 2014. By the age of 3, Olava was still unable to stand and walk, she could neither smile due to oral-motor disorders. With the help of the caring and patient Centre staff, Olava received various trainings. The Centre’s physiotherapist targeted to strengthen her gross motor skills for the first year such as arranging balance practice on a wooden bench for her. After long-term effort, Olava made a progress from easily fall to successfully taking her first step after six months of schooling. Olava’s mother was amazed at the moment. Her worry about Olava would need to use wheelchair for the rest of her life was vanished at once from now on. Eventually, Olava could even dance on the stage, and was selected to deliver the speech on behalf of the graduates.    The growth of Olava brought lots of mixed feelings to her mother. She sent the Centre staff a customized album to express her gratitude for the encouragement and support they encountered over past 4 years, and show her appreciation to the staff by turning Olava into an adorable girl with a happy and fulfilling childhood.   

Learn More

Cheung Sir

Cheung Sir
Cheung Sir
Cheung Sir

Watching the children grow up happily makes my work meaningful.

  25 is simply the golden age of everything, some people work hard for their career, while some people are getting prepared to form their own families. But for the 25-year-old Cheung Ka Fai, he is already the “dad” of 14 boys. This Cheung Ka Fai is not the renowned actor we see on screen. He, dubbed as “Cheung Sir”, holds a Master of Social Work and is the “parent” of the Po Leung Kuk’s dormitory in Children Section, responsible for taking care of 14 “sons” regularly.      Cheung Sir needs to take care of 14 boys aged between 6 and 18 living in one of the Kuk’s dormitory. Every day, Cheung Sir the “dad” needs to wake up his sons for school, ask them to brush up and get dressed, make them breakfasts, tidy up, pick them up after school and teach them homework. But his role is not only limited to “dad”, when he got along with children in secondary schools, he treats himself like their “brother”, who can chit chat and joke around with them, or confide in each other, and built up their relationship in a comparatively casual way. Cheung Sir is also like a “tutor” in after-school care class, guiding them to study and finish their homework in the self-study periods. During weekends, he then turned himself into “fitness coach” to train up their physique and supervise them to do more exercise.    Being the parent of the dormitories need to work long hours, but the wish of spending more time with the new generations has triggered Cheung Sir to move from a student discipline teacher in secondary school to the big family of Po Leung Kuk. Children living in the dormitories cannot receive adequate cared for by their families due to various family problems, and often lack father’s care during their growth. Therefore, Cheung Sir hopes to give them care and love by the identity as a “dad”. He also mentioned that each child has a unique background underlying different family issues, it is necessary to adopt different tailor-made approaches to get along with each child, so as to establish relationships with them, gain their trust and give them a sense of security; but at the same time need to ensure everyone is being treated equally, in order to let them realise the common standard in dealing with serious problems.   Helping the children to understand themselves, explore their dreams, discover their ways of life, and among all to learn to be a good boy, are all the meanings for him to be a “dad”.                         

Learn More

First school track cycling team in Hong Kong

First school track cycling team in Hong Kong
First school track cycling team in Hong Kong
First school track cycling team in Hong Kong

Injury can’t stop me from cycling. It is where my passion lies.

The road to pursuing dreams is paved with perseverance and unremitting efforts.   3 years ago, 3 cycling enthusiasts from Po Leung Kuk Ho Yuk Ching College, joined the “Light Up Your Dream” project of the school. They spent 3 months to submit the proposal about setting up the track cycling team in school. Unfortunately, the result is unsuccessful due to the manpower and financial constraints of the school. Instead of giving up, the students almost spent all of their pocket money in promotional video shooting and the purchase of equipment.   Mr. Sow Chai Leung, Student Development Officer, was moved by the passion of the students. He proactively searched for different resources and finally obtained enough funding from Po Leung Kuk and School Fund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first school track cycling team in Hong Kong.    At the beginning, the racing result of the team was unsatisfactory. They even encountered vitriolic criticism from the audience when they were one lap behind their rivals. In response to the criticism, the cycling team keeps training even harder. Accident inevitably happened on one of the team player, Koo Pak-Hin, during a training. He sustained abrasion over half of his body and suffered from short-term memory loss, while his clothes were torn and the helmet was cracked. He was sent to hospital and took a month for recovery. The injuries and family opposition after the accident did not hinder his aspiration in track cycling. His perseverance finally paid off when he obtained the relevant qualifications. At present, Pak-Hin has been selected into the “Future Star” Programme under the Hong Kong Sports Institute and strives to enter into the Hong Kong Team.       Up till now, the cycling team has more than 20 members. The team has gone to a short promotional film shooting about cycling safety earlier with Ms. Lee Wai-Sze Sarah, dubbed “Cycling Queen of Ngau Tau Kok” and Track Cycling Olympics Bronze Medalist. It brings great encouragement to the members for cycling along with their idol. They hope that they can team up with her side by side on the world stage one day.  

Learn More

A Mother of 70 Children – Mrs. Chan, Parent of Small Group Home

A Mother of 70 Children – Mrs. Chan, Parent of Small Group Home
A Mother of 70 Children – Mrs. Chan, Parent of Small Group Home
A Mother of 70 Children – Mrs. Chan, Parent of Small Group Home

“If I can teach a kid to be good, there will be one less bad people in the society.”

This belief has driven Mrs. Chan to be persevere in providing meticulous care to 70 children in the Small Group Home of Po Leung Kuk no matter rain or shine for 23 years.    Mr. and Mrs. Chan are the “parents” of the Kuk’s Small Group Home. They rendered home life and residential care to children who are in need of out-of-home care due to family difficulties at the Small Group Home. The couple accompanied them in every festival. They cooked the kids a big meal in Christmas, or brought their “sons and daughters” to the flower market during Chinese New Year……    Recalling her road to become a full-time “mom”, Mrs. Chan said, “The news often report that many kids are led astray because of family problems. When I occasionally read the Po Leung Kuk’s advertisement about parents recruitment for the Small Group Home, I found this job so meaningful and want to contribute myself to raising up good kids for the society.”      Mrs. Chan does not ask for any rewards from her “sons and daughters”, she feels contented as long as they grow up kind and healthy. “One of them is now a boss of his own logistics company.” The couple’s excitement is beyond words whenever talking about the achievements of the children. On the other hand, their “sons and daughters” are also very well-behaved. They often sent their “parents” with surprising gifts, for instance, their hand-knitted scarfs and own drawings at the reunion dinner on Chinese New Year’s Eve. The little goodwill from the children always motivates Mr. and Mrs. Chan to keep up their commitment as the parents of Small Group Hom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