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taff Sharing

Donate Now!

Sharing Love

尋覓最好的畫筆 為特殊學生 點亮人人皆有的天賦

尋覓最好的畫筆 為特殊學生 點亮人人皆有的天賦

梁老師任教保良局余李慕芬紀念學校10年,她喜歡擔當班主任,可以讓她更多機會接觸及了解每一位學生,尤其那股使命感,叫她更加投入。   「特殊學生表達能力比較弱,當學生熱情地走近,指指自己的頭,其實想告訴你他剪了新髮型,想與你分享他的喜悅。」看似簡單一句話,其實已用盡能力把自己感受告訴別人。   教他們學懂一隻字,可能需要一個月時間。看似是小小的進步,在他們身上其實是很大的躍進。只要有機會能夠讓學生發揮自己、表現才能,梁僑仙老師也會把它抓緊。   梁老師的其中一位學生麗華,特別有美術天份,常常在學校活動中畫畫。有一次麗華看到梁老師,便不停嚷著「筆呀!筆呀!」究竟她是否把筆弄丟了?她想要一支怎樣的筆呢? 梁老師一開始也不明白麗華的意思,細心留意後,慢慢發現麗華在學校「一人一機計劃」中獲得平板電腦後,開始練習繪圖。可惜,麗華手部肌肉較弱,現有的平板電腦觸控筆不適合麗華繪畫線條較幼的人像畫。   梁老師不擅長畫畫,對電腦繪圖更是一竅不通,但她希望盡己所能為協助麗華,「麗華是個有要求的畫家,所以我要找到一支合適的畫筆給她。」梁老師不僅利用工餘時間上網搜查相關資料及網上商店,又親身逛遍大小商場,向電腦用品店員請教之下,最終發現手機觸控筆的筆頭最適合。麗華收到這份「特別禮物」十分開心,亦畫了更多作品。   保良局余李慕芬紀念學校林國偉校長、其他老師,也和梁老師一樣,以不同途徑發掘學生潛能,「正因特殊學生所面對的限制已經有很多,所以校長及老師作為他們身邊人,更希望好好了解他們的個性及能力,全心全意地為學生找出那一點光,盡力成就他們,發揮人生中最自豪的一面!」
我的咫尺善行: 修補破口

我的咫尺善行: 修補破口

    「見她校服外套破了一個大洞,我為她好好修補,想不到,之後她態度開始轉化了。」保良局新生家「大何姑娘」 (暱稱)分享她做的一件咫尺善行。 新生家,是全港唯一憲報刊載及由非政府機構營辦的兒童「收容所」,提供緊急兒童住宿服務。 大何姑娘在保良局工作達20年,大部份時間也在新生家渡過。粗略估計,這20年來,她在新生家迎接及照顧過接近800個0-18歲兒童/青少年,每一個,也因著緊急突發的家庭事故,或許帶著驚慌傷痕而來。 「我們為每名新入住的小朋友安排 『#黃金兩小時』,小朋友入住時,我們會把握頭兩小時,由特定同事陪伴,以減低小朋友在陌生地方的憂慮及不安,我們會預備welcome drink(紙包飲品),以及一些小食及玩具,而最重要,我們會充滿愛心地接待,希望小朋友盡快適應。」 不難想像,小朋友因突發事故而入住,心裡難免盛載著徬徨、恐懼甚至傷痛,這些傷口,會影響他們去接受同事們的關顧,不少時候會有態度差、抗拒的表現。對此,大何姑娘有特別的方法及心態去應對。 「只要有憐憫、包容、耐性,就算是作一件小事,小朋友也會真切感受到的。他們適應能力很強,我反而在他們身上學到很多很多。」 多年前大何姑娘曾照顧一個中學女生,初時她對同事們的態度很惡劣,亦有較多行為問題,例如不守規則、故意上學遲到、故意不理睬同事等。有一次大何姑娘見到她校服外套爛了,竟成為打開破口的機會。「我為她修補了衫上的破口,之後想不到她態度大大轉變了,開始可以打開話題傾偈,很記得有一晚,與她分享時,開始分享到家事,大家也傾至大哭起來。之後大家關係也改變了,雖然仍要時間慢慢建立,但我也有很大的成功感啊!」 對孩子顯示關懷,即使是一件看似細微的事,但往往觸動孩子渴望已久的愛心。一次剪甲、一次梳頭、拍一下膊頭,也可以讓孩子重新感受到被愛,從而慢慢修補他們身上承受不了的傷痕。為讓孩子得到更多關愛,新生家設有「親親孩子計劃」,讓同事配對不同孩子,作更深入的關顧;新生家亦推行「讀書樂計劃」,聘請老師按兒童學習能力及進度,分小組去教學,讓突發入局的兒童在難以即時回到原校的期間,持續得到學習的機會。 兒童待在新生家的時間或許不會很長,但同事們的照顧卻對他們影響深遠,成為他們在低谷時的救生圈。這份很短時間卻很接近的關係,相信亦會讓同事們留下很深的感受。「我當他們是自己家人架喇,曾經有一個小朋友,因十分特殊情況,住在新生家較長時間,看著她長大,好像自己湊大個女一樣,她離開新生家時我也有失落感。」有失落,同時仍然有盼望。「小孩子們在情緒及行為上,是可以有轉變的,見到每一個來的小孩,慢慢喊少了,笑多了,我也感到很開心。」 新生家5歲小朋送給大何姑娘的畫像,她十分喜歡。提到有什麼勉勵一眾新生家的小孩,大何姑娘輕輕說了一句發人深省的話: 「不要與別人比較,只跟從前的自己比較, 才能令自己進步。」
我的咫尺善行:共融工作間

我的咫尺善行:共融工作間

  「優勢為本」(Strength-based Approach),是社工界常用的介入手法,而「共融」二字,更是康復服務字典裡的常客。今天與你分享一個職場上,「優勢為本」加「共融」的勵志故事。   他,或許不善辭令,但卻會用自己「語言」來表達情感;   他,或許不懂溝通,但卻會用最真摯方法表達愛與關懷。   華軒是一名輕度智障及自閉症譜系人士,於2012年透過特殊學校社工轉介,到本局地區支援中心開始半職活動助理的職涯,至今已於中心工作近8年。   華軒日常的工作包括:接待中心會員及訪客、簡單的文書工作、清潔及整理用具及物資等。在防疫期間,華軒的工作更為重要,「開門四件事」成為他每天上班的主要任務:為會員及訪客量體溫、填寫外遊及健康申報表、確保到訪者戴口罩及用酒精搓手液搓手。華軒注重細節、貫徹的特性,實在為中心在防疫衞生上幫了一大忙。 回望過去8年,華軒的直屬上級周姑娘見證著他顯著成長。周姑娘憶述,華軒從當年較文靜被動一步一步變成今天主動、穩定學習和工作。華軒能夠成長及轉變,除了因著周姑娘一對一的訓練及指導、與其家屬溝通及協作外,同事共同締造的友善工作環境,實在亦是不可或缺。   共融在工作間之要訣是接納及團隊精神,同事需要明白彼此的不足,才可彼此補足。在中心同事眼中,華軒是一位忠誠善良、準時、有交帶、樂於助人的好同事,惟自閉症譜系人士不善於人際溝通、社交能力不足,亦會令華軒的工作面對挑戰。   曾經有一位會員在炎夏到中心使用治療服務,華軒看見有訪客一進門,便和他打招呼,並按中心感染控制措施,請會員到接待處量體溫。誰不知這挑起了該會員之情緒,大罵中心職員不體諒,「氣都未抖順,就叫人探熱!」。華軒感到十分不惑,「我不是做對的嗎?」同事在安頓妥會員的情緒後,當然需要關顧華軒的心情,但華軒竟然回應:「我無唔開心呀!」社工估計,華軒或未能完全理解當時會員的情緒及責罵的對象。換個角度看,這也可算是自閉症譜系人士的「優勢」吧!   雖說自閉症譜系人士在理解別人的表情及情緒或有困難,但華軒懂得用簡單方法表達關心。「周姑娘,妳唔開心呀?」華軒之前對周姑娘的一句問候,周姑娘到今天仍覺得份外窩心。「關愛」確實能打破所謂的「限制」。   希望華軒的故事能鼓勵更多公司、機構聘用不同類型的殘疾人士,發現多元的美麗,共同學習建構多元友善工作間,讓不同人士均發揮所長,真正實踐「共融」。
(Chinese Only)彼此激勵 成就突破

(Chinese Only)彼此激勵 成就突破

保良局安老服務團隊致力推廣長者保健的理念,定期舉辦不同類型的運動訓練班,更於2003 年起推行長者健身訓練計劃,以鼓勵長者培養運動習慣,邁向健康晚年生活。   以人為本 從心出發   與成年人不同,長者在健身前需接受更嚴謹的評估。體適能教練會先了解他們的健康狀況,如患病記錄、服藥情況等,並按長者的運動習慣及目標,度身制定合適的健身計劃,例如︰避免讓關節出現嚴重退化的長者進行高強度及高負重的運動,以免傷勢惡化。然而,健身計劃不單只考慮了長者的身體狀況,保良局方譚遠良健樂中心主任—— 黎志榮(右圖)坦言更要照顧每位長者的心理狀況︰「並非所有長者都熱愛運動,特別當訓練未見成效會容易洩氣,所以我們更要想辦法提高長者的運動動機,例如除了讓長者接受器械訓練以外,鼓勵他們參與群體運動,與其他長者一同做毛巾操、跳健身舞等,讓快樂激發他們多做運動。」 助人自助 感染快樂   長者做運動所得到的成效雖然比年輕人慢,但持之以恆地堅持終會有所成效。黎sir 表示教練團隊最高興的莫過於是見證長者由「做不到」變成「做到」,想到多年前的一個成功個案,更是他一直堅持的動力,「婆婆起初因為膝關節退化而要以輪椅出入。經過訓練後,她逐漸可以以三腳架代步,甚至現在只需用拐杖便行了。」   也許運動點燃的不單只是長者的活力,他們轉變所帶來的喜悅,更是一直在點燃團隊服務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