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良局歷史

 

(三) 保良公局地位之確立

  1879年10月3日,由巡理府、巡捕廳及歐德理參贊等組成之委員會完成報告書,提交輔政使司馬斯﹙Colonial Secretary, W.H. Marsh﹚轉呈港督軒尼詩。文件內容除報告香港拐賣人口之嚴重程度外,尚有一詳細之方案,述及本地華人組織保良公局以遏拐風而護婦孺,請港督批准成立,並授權倡辦者切實執行工作。〔1〕10月7日,軒尼詩於備忘錄中指出,對協助查禁拐帶及販賣人口等事,已向馮明珊及其他華人士紳致謝,並欣然將委員會議定之方案提交藩政院大臣比奇﹙Sir Michael Hicks-Beach﹚審閱。〔2〕

第八任港督軒尼詩爵士
任期︰1877 - 1883

  1880年1月23日,軒尼詩致函藩政院大臣比奇,交代港中華人紳商上書請求嚴懲拐帶,以及指派政府官員籌組委員會與華人紳商會商等事,並隨函附上呈文、有關會議紀錄及議程。〔3〕其時,港督軒尼詩已承認公局之社會地位,然由於章程未確定、藩政院未正式核准,故公局仍屬一臨時、非正式之組織。〔4〕

  1880年5月20日,藩政院大臣金巴利伯爵﹙Earl of Kimberley﹚覆函軒尼詩,感謝華人士紳之幫助,並准設立保良公局,任由樂辦。至於局務之執行,則遵照1865年公司則例﹙Companies Ordinance 1865﹚便可,港府無需為公局另立法案,惟局董仍要繕就章程,呈殖民政府審核,方為有效。而於追緝拐匪方面則著軒尼詩札飭巡捕各員協助局董進行。〔5〕

  1880年6月,保良局﹙Po Leung Kuk﹚〔6〕之章程與組織制度仍在草擬中,並由定例局﹙今之立法會﹚議員伍Ng Choy〔7〕負責,擬定後提交律政司﹙Attorney General﹚柯馬理﹙Edward Loughlin O’Malley﹚修訂及確認〔8〕,再上呈金巴利伯爵。〔9〕

港督軒尼詩呈英藩政院大臣比奇之函件(節錄)

- 蓄婢習俗之爭議

  1879年10月22日,招雨田、梁安、馮明珊、馮登、陳灼之、崔瑞生、胡浩泉、黃筠堂、郭松、黃澍堂、梁鑾坡、馮衍庭、彭逸圃、郭南屏等代表闔港華紳商民,上書港督,指出近因有貪利之徒,假託買婢為名,轉販外洋為妓,致令正按察司司馬理廉訪﹙Chief Justice, Sir John Smale﹚於審訊買良為娼案之判詞中有云︰「買賣婢女,均有罪名。」使闔港居民深為惶恐,殷商富戶固慮冒犯律法,貧苦弱小又懼求生無路。並闡釋華人習俗──買子承嗣,買女為婢者,與拐販不同。賣男鬻女與人為嗣為婢,雖有拆散家庭之嫌,然於貧苦之家,未嘗不是生路一條,否則男者淪為丐盜,女者慘被溺斃。至於買子者,因後嗣乏人,欲藉螟蛉以繼,而宗廟之傳,乃族中首要,此所謂「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也;買女者,緣家務繁冗,暫分操勞,幼時教養兼施,長大即行婚嫁,任其自便。〔10〕中國素於買賣男女童稚,如屬彼此情甘,非拐誘擄勒者,皆例所不禁。此等事不獨庶民有之,即官宦之家,亦有之;並附錄條陳10款,力陳此習俗實有其存在之價值。請求政府體察民情,對因例波及者變通辦理;其有買良為娼,誘拐販賣者,則從重治罪。〔11〕

  公局紳董又引述1841年2月1日﹙即英軍登陸香港島第六天﹚英國駐華全權欽使兼商務總監義律﹙Charles Elliot﹚與駐遠東艦隊支隊司令伯麥﹙Commodore Bremer﹚聯名發表之公告,中稱︰「至爾居民,向來所有田畝房舍產業家私,概必如舊,斷不輕動。凡有禮儀所關,鄉約律例,率准仍舊,亦無絲毫更改之議。……擬應大清律例規矩之治,居民除不拷訊研鞫外,其餘稍無所改。凡有長老治理鄉里者,仍聽如舊。」〔12〕此一公告原為通告島上之中國居民,港島已歸英國統治,並清楚表明,居民仍可奉行其傳統風俗。

華紳商民上書港督解釋蓄婢習俗

  1879年10月25日,歐德理就此事發表報告,詳述中國奴隸及婢女在香港之起緣及特點,用以反駁司馬理廉訪之言論。此一爭論,最終交由藩政院處理。1880年6月21日,藩政院大臣於上議院﹙House of Lords﹚就中國蓄婢習俗進行辯論,大臣史丹箂﹙Lord Stanley of Alderley﹚認為司馬理廉訪對蓄婢習俗之論點過於誇張、不合理,而金巴利伯爵則指出,蓄婢此一傳統之收養女童方式已深入中國社會,無需為此習俗盛行於別處而感困惑。經是次會議後,因中國蓄婢習俗而引發之爭議遂告平息。〔13〕

 

註釋

〔1〕 E. J. Eitel to W. H. Marsh, 3 October 1879: CHPLK, pp. 42-3.
〔2〕 'Minute by His Excellency the Governor', 7 October 1879: CHPLK, p. 43.
〔3〕 Extracts from the 'Correspondence Respecting the Alleged Existence of Chinese Slavery in Hong Kong'. Presented to both Houses of Parliament by Command of Her Majesty, March 1882, No. 1, J. Pope Hennessy to Michael Hicks-Beach, 23 January 1880: CHPLK, p. 40.
〔4〕 J. Pope Hennessy to Earl of Kimberley, 23 June 1880: CHPLK, pp. 44-5.
〔5〕 Earl of Kimberley to J. Pope Hennessy, 20 May 1880: CHPLK, pp. 43-4; HKGG 1880, p.518; 保良局文獻︰呈文﹙1878-1881﹚,1880年6月24日;議案簿﹙1879-1885﹚,1880年6月24日。
〔6〕 藩政院大臣﹙Secretary of State﹚於1880年6月24日正式承認‘Po Leung Kuk’這一名字,“The Association, which adopted the name Poleung Kuk, was accordingly formed and received (June 24, 1880) the formal approval of the Secretary of State.”E. J. Eitel, Europe in China: the history of HK from the beginning to the year 1882 (Hong Kong: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3), p. 546.
〔7〕 又名伍廷芳,字文爵,號秩庸,執業大律師,1877年5月在港開業。1880年軒尼詩委其代告假之定例局英籍議員吉普﹙H. B. Gibb﹚,成為第一位華人定例局議員,任期至1883年1月21日。然任議員兩年後即告假北上,作李鴻章之幕僚。引自林友蘭,《香港史話》,香港上海印書館,1985年,頁80、89-90;丁新豹︰〈歷史的轉折︰殖民體系的建立和演進〉,載王賡武主編︰《香港史新編》上冊,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1997年,頁82。伍乃前述保良局22位開捐值事之一,嘗列席倡設保良公局會議。1880年9月,更聯同8位紳商出名顙D政府給地助建華商會館及保良局。──呈文﹙1878-1881﹚,1880年9月16日;議案簿﹙1879-1885﹚,1879年5月、1880年9月16日。
〔8〕 見註〔4〕。
〔9〕 Earl of Kimberley to J. Pope Hennessy, 27 August 1880: CHPLK, p. 45.
〔10〕 奴婢是賤民之一種,乃社會上最低下等級之一群。清代,買賣或蓄養奴婢﹙主要為漢人,律法嚴禁買賣滿人、蒙古人為奴。﹚,律所不禁,唯禁止壓良為賤及“略人略賣人” ﹙“略人”,用詭計、誘引,哄騙他人被賣;“略賣人”,用劫略、擄略等手段將人強賣。﹚,違者嚴處。但自清初,壓良為賤和略賣良人仍屢禁不止,這歸因於奴婢買賣與蓄養之許可。另一方面,清政府允許貧民售妻鬻子,或插標賣身。《刑案斂》卷20載有“赤貧之民飢寒待斃,困於計無復出,於是鬻賣以各全其生,此等情形豈能目之以誘﹖既不為誘,則不當治以誘賣之罪矣。”《雍正實錄》卷103又有“窮民當飢寒交迫之時,將妻妾子女售賣與人,原非得已,向所不禁。”有清一代,此現象相當普遍,於水旱蝗雹之年固然常見,即在安靖之日亦時有發生,彼等因走投無路外,也有為逃避徭役而甘作賤民者。引自經君健著,《清代社會的賤民等級》,浙江人民出版社,1993年,頁138-153。至於蓄婢制度,冼玉儀博士有此評論“在這個爭論中,保良局倡辦人的傳統宗法思想是顯露無遺的。我們甚至可以推斷,他們創辦保良局其中的目的,就是要把‘合法販賣人口’與‘非法販賣人口’分辨出來,令蓄婢制度得以保存下去。不過儘管如此,保良局在這狹窄的保護婦孺的原則下所作出的貢獻,依然是功不可抹的。”詳見冼玉儀︰〈社會組織與社會轉變〉,載王賡武主編︰《香港史新編》上冊,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1997年,頁173。
〔11〕 呈文﹙1878-1881﹚,1879年10月22日;‘To His Excellency the Governor’, HKGG 1880, pp. 119-26.
〔12〕 英人在香港出示,見〈廣東軍務摺檔〉,《鴉片戰爭》,冊5,中國史學會編,1954年,頁241。
〔13〕 E. J. Eitel, Europe in China: the history of HK from the beginning to the year 1882, p. 548.
 

出版日期︰ 2000年4月6日
版權所有。